他最喜歡問我好不好

他最喜歡問我好不好

認識他是在一年前的那一天

他喜歡我,我也對他有好感

就這樣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我喜歡和他牽手的那種感覺

他的手很大也很溫暖

摟著我的時候

有種幸福的感覺

每次出去玩

走著、走著

他總會忽然問我『好不好ㄚ』

當我正在思考到底好不好什麼東西的時候

他就會敲我的頭說:只要我說好不好的時候,

你就要看著我認真的說,好!

那時我就會對他做鬼臉吐舌頭的說:才不理你勒。

他就會追著我打

但只要我一搔他癢

他最後只能抱著我向我求饒

我們一直過的都很快樂

直到他遲到的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們約在台北車站要去看電影

一直等

一直等

就是等不到他

我氣極了

打手機,打他家裡

都沒人接~

哼~~~ 我最討厭人家遲到了

在憤怒之中忽然看到一個人影從遠方出現

是我熟悉的他

他看起來臉色很蒼白

有點朦朧

感覺他很急促的要跑向我

在我們眼神交會之際

看他嘴裡好像要說什麼

正想罵他的時候

忽然唰的一聲!

他朝我直撲而來~

在接觸到他的一瞬間!

只感到好像進入異世界一般的違和感~

面上一暖,是滴水,

流進嘴巴的時候我才知道那鹹鹹的是淚

濃濃的化不開的一滴淚

在瞬間他穿過我

我一轉身就在也看不到他

一切不真實之中,那滴淚深深撼動著我

心中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急急忙忙的越過車站大廳

到對面的計程車候車處

想招台車去他家

然而一越過車站的門口

在人群之中我又看到他了

他皺著眉頭苦笑著揮手示意叫我不要過去

我飛奔直覺飛奔過去想要抱著他

卻在觸摸的瞬間

他消失不見了

而我來不及納悶就一股腦兒的跌在地上

霎時聽見刺耳的警笛聲響起

排開圍觀群眾看著刺眼的警示燈消失在對街

餘下一堆議論紛紛的路人在那指指點點

朝他們看的那個方向

就只有看到一台不像機車的機車

和一個我送給他的鑰匙圈

是那種愛心形狀的

我們兩個一模一樣的

但現在他的卻沾滿了他的鮮血

我呆住了

沒有勇氣再向前一步

呆立了許久

才向前問警察伯伯剛剛這怎麼了

警察伯伯看著我又看著他手中的皮夾

說:小姐、你是車主的女朋友吧!

你可以確認一下身分嗎?

說著把那我送給他的皮夾拿給我看

皮夾中的一切我熟悉到不能在熟了

顫抖這點了點頭,

點下頭的同時眼淚就跟著滑落

急著詢問他送去哪一家醫院了

在警車上人彷彿痴呆一般

腦中想起相識的時候

還有他第一次說愛我的時候,

還有那次生日他送我的花,還有還有............

我們的一切好像跑馬燈一樣轉個不停

一到醫院我衝進急診室裡看他身上扎滿了管子

護士小姐一直忙著做任何能延續他生命的事

我走過去握著他的手

他感覺我來了頑皮的吐了舌頭

就像小孩子闖禍一樣

他要我靠近他聽他說話

他的聲音很小,但聽得我很痛

心很酸很痛,好像被揪成一團那樣

他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改天再陪你去看那部電影好嗎?

我好想睡覺....好冷好累

我親著他的額頭

就在也止不住淚水

他吃力的舉起手拭去我的淚,

那是最後一次感受到他的體溫了

接者我被護士扶到長椅上,

看者電擊時他不自然一起一伏的反彈

壓抑不住的情緒讓我昏了過去

醒來後,就在家中了

伯母把他最後寫給我的一封信寄了給我

淚水讓我看不清楚內容

一直到了最後一句我才看清楚

"嫁給我,好不好"

 

親愛的你

聽的到嗎?

這次我會乖乖說

"好"

雖然你離開了~~但我還是永遠愛你

雖然看不到你~~但我永遠知道你在

雖然你沒有給我永遠~~但你永遠住在我的心裡

雖然時間沒有證明你給我的愛

但我想時間不夠用來證明我愛你的永遠

多希望再聽到一次你問我的好不好

無論你問我什麼,都讓我抱著你在你耳邊說 ”好”

認識他是在三年前的那一天

他喜歡我,我也對他有好感

就這樣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我喜歡和他牽手的那種感覺

他的手很大也很溫暖

摟著我的時候

有種幸福的感覺

每次出去玩

走著、走著

他總會忽然問我『好不好ㄚ』

當我正在思考到底好不好什麼東西的時候

他就會敲我的頭說:只要我說好不好的時候,

你就要看著我認真的說,好!

那時我就會對他做鬼臉吐舌頭的說:才不理你勒。

他就會追著我打

但只要我一搔他癢

他最後只能抱著我向我求饒

我們一直過的都很快樂

直到他遲到的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們約在台北車站要去看電影

一直等

一直等

就是等不到他

我氣極了

打手機,打他家裡

都沒人接~

哼~~~ 我最討厭人家遲到了

在憤怒之中忽然看到一個人影從遠方出現

是我熟悉的他

他看起來臉色很蒼白

有點朦朧

感覺他很急促的要跑向我

在我們眼神交會之際

看他嘴裡好像要說什麼

正想罵他的時候

忽然唰的一聲!

他朝我直撲而來~

在接觸到他的一瞬間!

只感到好像進入異世界一般的違和感~

面上一暖,是滴水,

流進嘴巴的時候我才知道那鹹鹹的是淚

濃濃的化不開的一滴淚

在瞬間他穿過我

我一轉身就在也看不到他

一切不真實之中,那滴淚深深撼動著我

心中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急急忙忙的越過車站大廳

到對面的計程車候車處

想招台車去他家

然而一越過車站的門口

在人群之中我又看到他了

他皺著眉頭苦笑著揮手示意叫我不要過去

我飛奔直覺飛奔過去想要抱著他

卻在觸摸的瞬間

他消失不見了

而我來不及納悶就一股腦兒的跌在地上

霎時聽見刺耳的警笛聲響起

排開圍觀群眾看著刺眼的警示燈消失在對街

餘下一堆議論紛紛的路人在那指指點點

朝他們看的那個方向

就只有看到一台不像機車的機車

和一個我送給他的鑰匙圈

是那種愛心形狀的

我們兩個一模一樣的

但現在他的卻沾滿了他的鮮血

我呆住了

沒有勇氣再向前一步

呆立了許久

才向前問警察伯伯剛剛這怎麼了

警察伯伯看著我又看著他手中的皮夾

說:小姐、你是車主的女朋友吧!

你可以確認一下身分嗎?

說著把那我送給他的皮夾拿給我看

皮夾中的一切我熟悉到不能在熟了

顫抖這點了點頭,

點下頭的同時眼淚就跟著滑落

急著詢問他送去哪一家醫院了

在警車上人彷彿痴呆一般

腦中想起相識的時候

還有他第一次說愛我的時候,

還有那次生日他送我的花,還有還有............

我們的一切好像跑馬燈一樣轉個不停

一到醫院我衝進急診室裡看他身上扎滿了管子

護士小姐一直忙著做任何能延續他生命的事

我走過去握著他的手

他感覺我來了頑皮的吐了舌頭

就像小孩子闖禍一樣

他要我靠近他聽他說話

他的聲音很小,但聽得我很痛

心很酸很痛,好像被揪成一團那樣

他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改天再陪你去看那部電影好嗎?

我好想睡覺....好冷好累

我親著他的額頭

就在也止不住淚水

他吃力的舉起手拭去我的淚,

那是最後一次感受到他的體溫了

接者我被護士扶到長椅上,

看者電擊時他不自然一起一伏的反彈

壓抑不住的情緒讓我昏了過去

醒來後,就在家中了

伯母把他最後寫給我的一封信寄了給我

淚水讓我看不清楚內容

一直到了最後一句我才看清楚

"嫁給我,好不好"



親愛的你

聽的到嗎?

這次我會乖乖說

"好"

雖然你離開了~~但我還是永遠愛你

雖然看不到你~~但我

他最喜歡問我好不好

認識他是在三年前的那一天

他喜歡我,我也對他有好感

就這樣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我喜歡和他牽手的那種感覺

他的手很大也很溫暖

摟著我的時候

有種幸福的感覺

每次出去玩

走著、走著

他總會忽然問我『好不好ㄚ』

當我正在思考到底好不好什麼東西的時候

他就會敲我的頭說:只要我說好不好的時候,

你就要看著我認真的說,好!

那時我就會對他做鬼臉吐舌頭的說:才不理你勒。

他就會追著我打

但只要我一搔他癢

他最後只能抱著我向我求饒

我們一直過的都很快樂

直到他遲到的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們約在台北車站要去看電影

一直等

一直等

就是等不到他

我氣極了

打手機,打他家裡

都沒人接~

哼~~~ 我最討厭人家遲到了

在憤怒之中忽然看到一個人影從遠方出現

是我熟悉的他

他看起來臉色很蒼白

有點朦朧

感覺他很急促的要跑向我

在我們眼神交會之際

看他嘴裡好像要說什麼

正想罵他的時候

忽然唰的一聲!

他朝我直撲而來~

在接觸到他的一瞬間!

只感到好像進入異世界一般的違和感~

面上一暖,是滴水,

流進嘴巴的時候我才知道那鹹鹹的是淚

濃濃的化不開的一滴淚

在瞬間他穿過我

我一轉身就在也看不到他

一切不真實之中,那滴淚深深撼動著我

心中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急急忙忙的越過車站大廳

到對面的計程車候車處

想招台車去他家

然而一越過車站的門口

在人群之中我又看到他了

他皺著眉頭苦笑著揮手示意叫我不要過去

我飛奔直覺飛奔過去想要抱著他

卻在觸摸的瞬間

他消失不見了

而我來不及納悶就一股腦兒的跌在地上

霎時聽見刺耳的警笛聲響起

排開圍觀群眾看著刺眼的警示燈消失在對街

餘下一堆議論紛紛的路人在那指指點點

朝他們看的那個方向

就只有看到一台不像機車的機車

和一個我送給他的鑰匙圈

是那種愛心形狀的

我們兩個一模一樣的

但現在他的卻沾滿了他的鮮血

我呆住了

沒有勇氣再向前一步

呆立了許久

才向前問警察伯伯剛剛這怎麼了

警察伯伯看著我又看著他手中的皮夾

說:小姐、你是車主的女朋友吧!

你可以確認一下身分嗎?

說著把那我送給他的皮夾拿給我看

皮夾中的一切我熟悉到不能在熟了

顫抖這點了點頭,

點下頭的同時眼淚就跟著滑落

急著詢問他送去哪一家醫院了

在警車上人彷彿痴呆一般

腦中想起相識的時候

還有他第一次說愛我的時候,

還有那次生日他送我的花,還有還有............

我們的一切好像跑馬燈一樣轉個不停

一到醫院我衝進急診室裡看他身上扎滿了管子

護士小姐一直忙著做任何能延續他生命的事

我走過去握著他的手

他感覺我來了頑皮的吐了舌頭

就像小孩子闖禍一樣

他要我靠近他聽他說話

他的聲音很小,但聽得我很痛

心很酸很痛,好像被揪成一團那樣

他說:對不起我遲到了....

改天再陪你去看那部電影好嗎?

我好想睡覺....好冷好累

我親著他的額頭

就在也止不住淚水

他吃力的舉起手拭去我的淚,

那是最後一次感受到他的體溫了

接者我被護士扶到長椅上,

看者電擊時他不自然一起一伏的反彈

壓抑不住的情緒讓我昏了過去

醒來後,就在家中了

伯母把他最後寫給我的一封信寄了給我

淚水讓我看不清楚內容

一直到了最後一句我才看清楚

"嫁給我,好不好"



親愛的你

聽的到嗎?

這次我會乖乖說

"好"

雖然你離開了~~但我還是永遠愛你

雖然看不到你~~但我永遠知道你在

雖然你沒有給我永遠~~但你永遠住在我的心裡

雖然時間沒有證明你給我的愛

但我想時間不夠用來證明我愛你的永遠

多希望再聽到一次你問我的好不好

無論你問我什麼,都讓我抱著你在你耳邊說 ”好”

永遠知道你在

雖然你沒有給我永遠~~但你永遠住在我的心裡

雖然時間沒有證明你給我的愛

但我想時間不夠用來證明我愛你的永遠

多希望再聽到一次你問我的好不好

無論你問我什麼,都讓我抱著你在你耳邊說 ”好”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