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生....妳可能會遇到許多喜歡妳的人;
但是....妳可能永遠都遇不到一個,妳真正愛的人....
所以....一但遇到了....一定要好好的把握....]

我永遠都記得....你是這麼對我說;
認識你,是在國一的新生訓練....
那時....你總是跑上跑下的,像個過動兒一樣;
對我來說,你就好像是我的另一個弟弟;
雖然....照顧我的往往都是你....

記得有一次....我被高中部的男生給罵哭了;
那時你明明就比我還矮小,
你卻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跟他們打了起來;
你被他們打的鼻青臉腫,反而害我哭的更傷心了,

我問你....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你只是對我笑著搖了搖頭說:
[因為妳是女生....所以我應該要保護妳....]
可是....為什麼你卻沒想到要保護自己....

國二時,你總是喜歡在課本上塗鴉;
我想跟你借來看,你總是說畫的不好,
等有一天畫的更好再拿給我看;
直到有一天,我不經意的看見;
課本上,畫滿的盡是同一個女孩子的身影....
可是為什麼....她長的真的好像我;
升上國三之後,我交了個男朋友;
你總是喜歡糗我,說小心聯考會考的一蹋糊塗;
那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反問道:

(為什麼你不也去交一個女朋友....)

你只是笑了笑告訴我:

[我也不知道,想到再告訴妳....]
正當我還想追問的時候,你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到你的背影,我才突然發現;
原來....你早已長的比我還高....

後來....你考上了竹中,而我考上了竹女;
你對我說,即使不同校了;但是朋友可以照當....
你總是在我每次段考完後打電話給我;跟我天南地北的聊,
甚至當我跟男朋友吵架時,你還會陪著我一起罵他....
跟你聊天....變成我最期待的一件事;
高中三年,我很少遇到其它讀新竹中學的同學;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常常遇到你;
無論在竹女的校門口附近,或是在新竹公車總站;
每次我問你為什麼會那麼巧遇到你,你總是笑笑的對我說:
[或許是有緣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
為什麼有一次星期六,我在中午時看到你坐在公車站裡休息;
結果跟同學逛完街,晚上回去坐公車時;
卻又看到你依然在同一個地方休息....
而你依然只是笑笑的對著我說,真巧,又遇到了妳....
高中三年10月23日,你也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你總是會在那一天準時的站在校門口等我,
拿給我一份令我驚喜的生日禮物,跟我說一聲生日快樂....
而當我問你等了多久時,你也總是對著我笑了笑說:
[沒多久....才剛到....]
但為什麼無論我什麼時候出校門,你都只是才剛到....
後來,高三那年的十一月,我跟男朋友分手了;
那一陣子,你幾乎天天寫信來給我,即使我一封都沒回....
我問你為什麼,你只是笑著對我說:
[沒什麼,只是無聊....]
而我在公車站及竹女附近遇到你的機率也變得高多了....
我問你為什麼,你聳了聳肩告訴我:
[沒什麼,只是碰巧....]
那年的聖誕節,你約了我;
你說....反正我們兩個都沒人陪我們過;
乾脆,我們兩個自己過....我也答應了....
沒想到,我男朋友居然回來找我;
我就這樣自私的讓你在聖誕夜從六點等到了十一點;
當我趕回去不斷的跟你說抱歉害你等了那麼久時,
你只是對著我微微的笑了笑道:
[沒多久,才剛到....]
你看了看我身後的男朋友,拿給了我聖誕禮物之後,
就揮揮手走了....
從那之後,我不曾再不小心遇到你;
不曾再接到你的電話,
更不曾再看見你那帶著點憂鬱的笑容....
只在12月26日接到了封信,
信上寫著:
[這一生....妳可能會遇到許多喜歡妳的人;
但是....妳可能永遠都遇不到一個,妳真正愛的人....
所以....一但遇到了....一定要好好的把握;
而我....曾經試著去把握過....如今....我終於放棄了]

再後來接到了你的電話,已經是大二了;
我讀的是政大,而你讀的是成大;
你告訴我,我們兩個註定要當一輩子的朋友;

所以我們又開始聯絡了起來....
但是你卻不知道,這次....卻是輪到我陷落....
你更不知道,我當時....根本就沒有跟男朋友復合;
但是我卻知道了,你早已有了個愛你的女朋友....
後來,大學畢業....你選擇繼續升研究所;
而我則是邊就業,邊準備出國進修....
妳愛的人不會是我,我對妳來說....只是妳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否則,妳當時選擇的就應該是我....

但你又怎麼知道....
當我發現了誰才是我真正愛的人時,
我卻因為一個喜歡我的人而錯過....

後來,我終於決定要跟我在美國認識的男朋友結婚;
結婚當天,從來沒有出過國的你,
居然特地飛來參加我的婚禮....
而你仍然只是對著我微微的一笑道:

沒什麼....只是剛好想來美國....

婚禮前,我心裡好亂,我只想找你;
沒想到,居然到處都找不著你....
最後,終於在一個樹蔭下看到了你,
我看見你一個大男生,居然躲在那裡獨自的在啜泣....
我輕輕的走向你,問你怎麼了;
你沒有理我,只是一直不停的哭泣;
一直到我輕輕的吻去了你的淚珠,
你才輕輕的告訴我:

沒什麼....只是我愛妳....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