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我懷孕了”妻含羞待怯小聲在我耳邊說著
“什麼?”我跳了起來

“嗯!我去檢查過,己經二個月大了...”妻仍溫柔的說著.
我一言不發,皺著眉,來回的踱步著.

妻不是第一次懷孕了,前二次的流產,己使她的身心大受打擊,
而且,醫生也說,她的體質不太適合懷孕.

為了不讓妻有任何負擔,即使在歡愉中也做了事前的防範,可是...
我有點生氣,因為我被算計了!
“翔!你在生氣是吧?”
鐵青著臉,鬼都知道我在生氣!

“妳知道妳的身體狀況嗎?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我冷冷的說
“翔!不要生氣好不好?”妻仍是溫柔的哀求著,“我知道你是為我好,這點我很高興,可是...妻的臉色暗了下來
“我想為你生個孩子,長得像你像我的小朋友,這也算為你們趙家留個後代啊?!“

“拜託!”我忍不住大叫,“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流傳什麼承繼香火的八股,我娶了你,不是要你當生小孩的機器!“

我真是火到了極點,為了妻,我毅然決然的搬離年長的父母,為的是不想讓父母昐孫心切的眼神讓妻看到!
可惡!獨子的我壓力也很大啊!
“翔!”妻低著頭輕聲的喚我.

我的脾氣一向火爆,家裡從來只我大小聲的份,妻總是溫馴的依著我,但是,我心裡也明白,柔順的妻也有固執的一面,一旦她決定的事,我喊破了喉嚨也是沒有用!

“翔!我知道你愛孩子的,他是老天給我們的孩子,留下他,好不好?“妻的語氣仍是哀求
我不語,撇過頭去不想看妻的表情.

是的,我很喜歡小孩,黃昏在公園裡跑步,看到孩童在追逐玩樂時,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我想...這一切.都被妻看在眼裡了吧!
“翔!”妻跑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看著我

“可是..”我仍皺著眉,“妳的心臟負荷不了的,妳看,妳都這麼瘦小了,怎麼養個娃娃?不行!我不准!“
我試圖堅決的否定這項冒險
妻甜甜的抱了我一把,笑著說:

“好嘛!好嘛!我會努力的照顧我自己的,吃的胖嘟嘟的,絕不讓你耽一點點心,這樣就行了對不對?這次我絕對會小心的保護寶寶,我們都會很愛他的,是不是?“

哎~我嘆了一口氣,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這愛嬌的模樣仍沒改變
我反抱緊她,心裡閃過一絲不安,最耽心的話仍舊沒有說出口,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讓我不再掛念著她呢?
我想...很難!



妻的肚子己經七個月大了,雖然,她努力的照著約定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及寶寶,但看著她拖著虛弱的身體,故作健康的臉色對著我笑,我就十分後悔當初為何沒有堅決的否定.
夜裡,我睡不著,拿著煙獨自在房間外陽台抽著.

跟妻不是一見鍾情的戀人,甚至於在婚前也沒有好好認真追求過她,相識十年,每當我被玫瑰刺的渾身是傷時,她總會出現在我身邊,靜靜地聽我咒罵,默不作聲的陪我看海,然後,當我再一次的展翔高飛時,她總也是笑著為我打氣,一如往常的回到屬於
她的地方.

也許,己經習慣有個人在身邊陪,在我想安定下來時,我選擇了她作我一生的伴侶.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當我拿著戒指向妻求婚時,妻一臉的笑意和眼裡藏不住的光芒...也許是那一刻,我才深深的為她著迷...

結婚這麼多年來,我的脾氣火爆依舊,妻總是用最大的耐心來包容我,把我當孩子似的哄,吵架時,也總是忍氣吞聲的不與我正面衝突...我想,這是任何男人都會羨慕我的婚姻吧!

如果真的要說遺憾,是這個家中少了點小鬼的歡笑聲吧~

“呵~”我自嘲的笑著,或許是連老天都妒嫉我吧!這個遺憾,在妻第二次流產時,我就徹底絕望了!

我沒辦法忘記那種恐懼的感覺,那種我的妻會隨時消失的恐懼的感覺!!!
直到那時,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的依賴著她...
陽台的落地窗被打了開來,是妻.

“怎麼了,睡不著嗎?"她皺起眉,”抽煙?為什麼抽煙?你心情不好嗎?“

“沒事!只是突然想抽煙而己...”我捻熄了手中的煙,扶著她走回屋內.
我知妻極不喜歡我抽,我也儘量不在她面前抽.

“胡說,你有心事才會抽煙的,你在耽心我,對不對?”妻的大眼睛直指著我

“真的沒事啦”,我不敢看她的眼,顧左右而言他的說:“怎麼醒了,睡不好嗎?“

妻看著我一會,低著頭,沮喪地說:“你不愛他嗎?他一直都很乖的,你不歡迎他嗎?“

今天和妻去做產檢,得知孩子很健康,妻的情緒就一直很high,當然也馬上告訴了盼孫心切的爸媽.相形之下,我的沈默就顯的冷淡了.

“怎麼會呢?小傻瓜!”我愛憐的摟著她,“我...我也很愛他的,別胡思亂想的“

我回答的有點口是心非,老實說,我對這個“意外”並不太歡迎,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活,我真的有點煩了.
“騙我...看你眼神就知道了”
我不語.女人有時固執起來就是這樣...
“來...”妻拉著我的手,輕輕放在肚子上.我慌的縮回手.
“嗯~有東西在動咧...”

妻笑得的很不給我面子,“呵~你的小孩在跟你打招呼啊!”
“來~你過來聽聽看..”

我在妻的肚皮內,聽到奇妙的心跳聲,偶爾傳來羊水晃動的水聲....

第一次,我感到這個生命強烈的存在,也許真是血脈相連,我竟然莫名的對這個未出世的小鬼心疼了起來

“挪!你感受到他了沒?是我們的孩子哦...”妻的語氣顯的很驕傲

是啊!我竟有點想哭....妻這麼堅持要他,而這個小鬼也很爭氣的成長著!
我...我怎能一再排斥他的存在?!
我想...也許老天是厚愛我的.



心裡,不知怎麼的,慌慌的.果不其然,妻出事了~
我匆匆地交待同事小劉,便急急召車往醫院開去

妻昏倒了,還好我請了岳母在家陪著她,我想...從岳母的口氣來看,似乎沒出什麼大礙...
我衝進了病房,表明我的身份,醫生交待著說:

“嫂夫人的心臟本來就弱,加上孩子己經九個多月大了,為了安全,你們儘快幫她辦入院手續吧!“
“好!我馬上就去辦!”

看著妻慘白亳無血色的臉,我的淚竟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
“翔!別哭啊...我沒事啊!"
“蘋~別嚇我了好嗎?! 我不要再被這樣子驚嚇了...我..
.我..我不要這個孩子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別丟下我不管...“忍不住的我竟痛哭了起來...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最堅強的,可以承受任何打擊,可是....
“翔!”妻也熱淚盈眶
“別這樣,翔...”妻含淚笑著說:“瞧你...都快40歲的人了,竟哭的像個孩子似的..挪!我不是好好的嗎??“
“才怪!妳看妳被折磨成什麼樣子?”真是的,我越來越孩子氣了
妻低著頭,溫柔的說:
“我想為你留下些什麼嘛!你是知道的,我從小就身體不好,結婚這麼多年來,你一直都沒嫌棄過我,我常在想...“她看著我,眼裡閃著奇異的光...
“你對我這麼好,我真的想幫你做些什麼...你很愛孩子的,
你不要跟我說謊.你騙不過我的!留下她陪你,她會很貼心的.
..你喜歡女兒,對不對?“
知我莫若妻,我是會喜歡女兒勝過於兒子的.
我喜歡女孩那種天生的嬌憨,似乎什麼都可以被原諒...如果是男孩的話,照我這種個性,絕對會用斯巴達教育來養育他成材,絕不寬待...
妻見我不說話,又自顧自的說:
“是女兒也好...她可以幫我照顧你,我也會安心很多...“
“呸!呸!呸!”我不禁有點惱怒,“妳在胡說些什麼???”
“呵~”妻微笑著安撫我,“沒別的意思,你別多心啊!是我說錯話了好嗎?“我抹去眼淚,凝視著妻.

為什麼妳總是這麼小心翼翼的侍候著我的壞脾氣,我真的對妳有那麼重要嗎?

我沒問出口,其實答案正好相反,是我...是我離不開她..

“好好休息好嗎?我在旁邊陪妳,別怕!”
“嗯!”妻的表情欲言又止
“怎麼?還想跟我說什麼?”
“呃...先跟我保證你不生氣?”

“妳不說一些有的沒有的,我就不生氣!”我想,我大概知道妻會說些什麼..
妻張一雙大眼睛看著我,躊躇著不敢說
“唉!”我嘆口氣,“好~不生氣...妳說!”
“如果...如果...”妻小心地看著我的表情,“如果...
我跟孩子有個什麼萬一...請你先保住孩子...“
喝!我就知道!!這女人真是的,小腦袋瓜子,總愛胡思亂想..
我忍住氣,堅定的吐出我心中預備好的答案
“不行..我不答應!”

妻的神情有點慌,我示意她別激動,才又緩緩地說:“因為我兩個都要”
“你總愛這般逗我...”

安眠的藥效發作了,妻緩緩的睡去,睡前她還在呢喃著:
“我要留個娃娃在你身邊,這樣...你就不會把我忘了..”
我愛憐著吻著她的額頭,輕聲地幫她蓋上了棉被,望著她憔悴的臉龐
怎麼會,怎麼會忘了妳呢?我的小傻瓜...
我嘆了口氣,望向天空,雙手合什,閉上了眼.
“老天爺啊,幫幫我,讓我的妻子支持下去!我不求名也不求利,只求她們母子平安!!“

呵~向來不信鬼神的我,居然也會這麼做...我是真的六神無主了!!

我坐回妻身邊,想起了妻的那個“如果...”怎麼可以!!
可惡!我真不該讓她說出來擾亂我的...
我有點憤恨,這種折磨,到何時才會停止呢?



終於,妻順利生產了,是個漂亮的女嬰,母女均安!
我想,老天爺聽到了我的請求!
而醫生,卻丟了個炸彈給我...

“嫂夫人的心臟很弱,這二天是危險期,你要多多留意!”
妻的臉蒼白而美麗,我木然的走到她床邊,輕輕的坐了下來,堆起了笑臉:“蘋,是個像妳一樣漂亮的女娃娃,小寶貝很健康,妳真的好勇敢...“
她虛弱的對我笑著,臉上滿是抱歉..
“翔,對不起,沒能為趙家生個男孩,我真的...”
“你想太多了,小傻瓜!給我好好休息,好嗎?”
“好!”她像孩子般的順從著,
“我要好好休息,嗯...我好累喲..好想睡覺喲...”
“翔~等我好了,我們再生個小孩好不好?"妻蒼白的臉出現紅潮,眼裡盡是懇求
“好!我知道~”我愛憐的撫摸著她的臉,
“下次,我們就生個小男生來陪姐姐好嗎?”
妻笑開了臉,我似乎又在她眼裡看到當初那閃閃發亮的藏不住的光..
“翔,你對我真好!對我真好...”
妻緩緩的,沈沈的睡去
從此...她沒有再醒過來...

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沒有遵守與我的承諾...
死神用“心臟衰竭”的名義帶走了我的妻...
老天爺殘忍的對我開了一次玩笑!!!
我沒有哭,只是傻楞楞的料理著妻的後事
“我真的對她好嗎?”我想著這個問題

壞脾氣的我總是任性的對她大呼小叫,就連生個小孩,她都要懇求個半天...
妻是笑著離開的,這樣讓我在安心之餘更加心痛!

畢竟飯還是得吃,覺還是得睡,班還是得上,現實問題讓我沒有太多的思緒去想太多事情,但我心裡很清楚,我很努力地想去遺忘她...我想...好友阿傑也很清楚...阿傑找我,我沒拒絕.


吃了頓飯,趨車來到海邊,兩個大男人在海灘上喝起啤酒
“奕翔”他看了我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幹嘛?”我瞪了他一眼
“你...還好吧?"
“當然啦!”我被他看的有點慌,撇過頭去望向海洋
“是嗎?”
“當然是啊!你發什麼神經啊!"
對於他那種拙拙逼人的模樣,我本能似的堆起笑臉來
“哎呀!太晚了,我要去媽那邊去接回妮妮”
我轉身欲走,阿傑反手拉住了我.
他不語,仍是那該死的模樣盯著我看.
我不禁憤怒了起來...
“幹嘛?你想知道什麼?你以為你知道些什麼?你以為你是誰?你幹嘛管我這麼多...我很好..很好..好的不的了..你了解嗎?你聽到了嗎??“
狠狠的砸爛了啤酒罐,講到了最後,我幾乎是用喊的,離我咫尺的阿傑,仍是一副不怕死的樣子,緩緩地吐出一句:
“是你沒有聽到你心裡的哭聲...”

“胡說!你他媽的在說什麼狗屁話!"我拉著他的領子,咆哮著:
“你...你懂什麼!你又不是我...你...”
我的胸口很輕易地被撕裂,驕傲無情的我本來還要辯解幾句,但眼淚迅速地如洪水般潰決..
看著阿傑的眼神,一股怒意如山洪一樣暴發出來

“算什麼!你這樣算什麼朋友...你喜歡看我傷心嗎?看我傷心你會很高興是嗎?
呵!呵!你要我說什麼..要我說什麼...
說我想她,說我沒辦法忘記她...是嗎???
不!我為什麼要想她...

我己經忘記她了,她那麼自私,那麼固執,生下了妮妮就把我丟下走了...這算什麼...
去他的傳宗接代,去他的心臟衰竭...
該死!該死!全世界都該死...“

我..再也抵擋不住滿臉的淚水..低聲的嗚咽起來..
“可是...她不該死的..她那麼好,不該死的!
我不想要她走...不想要她走...
她說過等她好了,還要再幫我生個娃娃的...

她怎麼可以這麼不守信用...她怎麼可以放下我和妮妮就自己走了!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我...我還沒有告訴她..我還沒有告訴她,我愛她!
我愛她...我真的好愛好愛她...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我還來不及告訴她....“
積壓了三個月的淚水,我哭的歇斯底里....

“她知道..她知道的...所以她要我來啊...”

深夜的海邊,兩個大男人抱頭痛哭著,我顧不得是否會有別人做奇怪的猜測,今夜就讓我盡情渲洩吧!
阿傑..你好樣的...



“爸~你看好不好看?”如銀鈴般的嬌聲喚醒了沈思的我
是的,那是我唯一的女兒,妻留給我的女兒.今天,我帶他來試婚紗...
“爸~好看嗎?”她嬌羞的看著我,眼裡盡是期待.

“好看,嗯..好看,好看..”我迭不連聲的稱讚著.在腳邊繞啊繞的女兒,現在的年紀像她媽媽那樣,就要出嫁了..

妮妮長的很像她媽媽,常在恍惚間,我以為是妻又活過來在我身邊陪伴著我,在惆悵之餘,我更加想念著她!

“瑋哲,你說呢?”她望向旁邊的男子.他就是妮妮的未婚夫,高大,挺拔,談不上什麼英俊,但卻有股令人生厭的自信.
對!我討厭他,阿傑笑我是護女心切,有戀女情結!
可是...我知道,妮妮愛他.我還記得他那天到我家來提親,
直接了當的說出他要娶妮妮時,我著實的發了一頓脾氣,妮妮哭花了臉,而他..仍是一副不屈不饒的模樣.
當晚,我獨自一人關在書房,望著妻的照片發著呆.
“蘋!妳在哪裡呢?我好想你...”“女兒要嫁人了...
我捨不的啊...妳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呢?“這是我多年來的習慣了,遇到無法解決的事,總會對著妻的倩影自言自語.“爸~”妮妮站在門口怯生生的喚我,那是她從小的習慣,只要她有求於我,她總是這樣小心翼翼的.
“唉!”我嘆了口氣,招了招手讓她進來.妮妮從小就懂事,乖巧,從不讓我耽心,雖是如此,但她是我唯一的寶貝,我也是把她當男孩子教,該有的禮數及規矩她全都會,現在出國回來不到一年,卻說要嫁人了,叫我情何以堪...
“您還在生氣嗎?”仍是那怯生生的模樣.
我不語.妮妮是孝順的,我懂,但她還是繼承了妻那份固執的牛脾氣,我知道我還是會屈服的...這輩子,我只栽在二個女人身上,一個是妮妮,一個是妻...唉!
“爸~喝杯牛奶吧,您晚餐沒吃什麼咧~”她小心翼翼地把牛奶拿到我眼前..
“哼!妳還會注意我嗎??”
“爸~您在吃醋啊??”古靈精怪的眼睛骨碌碌的轉動著
“哼!”重重的鼻聲,代表我的不爽,算是默認吧!
“爸~”她過來抱住了我,“我愛您!別再跟我生氣了,好嗎?”

我的鼻頭酸酸的,這也是她小時的習慣,總是這樣地撒嬌來表達她的感情
我想,我善妒的心己被她融化了...
“妳真非嫁他不可?”答案我當然心裡有數
“嗯!”妮妮亳不猶豫的點了頭
“這女人,真不害羞...”我不禁在心裡咒罵著
“妳相信他?”,我仍不死心

“相信!”她眼裡充滿自信,像今天那個男人一樣...
我真是自找罪受!!



“爸~您都不專心哦!”妮妮的嬌喚又把我拉回現實來
瑋哲笑著說:“呵~爸是看傻了眼,妳真的很漂亮!”
真是的,要你來多嘴,我不禁瞪了他一眼,而他卻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新娘子.唉!也罷,該是交棒的時候到了吧....我真是捨不得啊!妮妮可是我一手帶大的孩子,我不敢說我對妻有多忠實,我也不是痴情的男人,生活上有很多無奈,每每都讓我想找個紅粉知己來傾訴...但是...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我總是下意識的尋找那雙像妻眼睛的女人..呵...回憶總是美麗的,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
..妮妮大了...我還記得我笨拙的給她綁了辮子,害她哭著從幼稚園跑回來,卻怎麼也不肯說原因....
她第一天愉快的上小學,像個小大人似的,堅持要自己去,我卻像個賊似的偷偷的跟著她,在教室外面看著她上課...

第一次初潮的她那慌張無助的表情,我至今難忘...我畢竟是個男人啊!為了妮妮,在手忙腳亂之餘,我K了不少書,雖然說她從不讓我耽心,但是,為人父母的,哪個不為自己子女操心呢...阿傑總愛嘲笑我多心,像個女人似的,嘮嘮叨叨,我怎能不煩惱呢,我可是要連同妻的份一起負擔起來的妮妮有著和妻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尤其是她戀愛時更加亮麗,那裡面是藏著愛吧!我無法阻擋,一種說不出的惆悵油然而生...我的妮妮...要展翅高飛了!!


妮妮要生了,看著她那驕傲的神情,彷彿當年的妻,突然,我逐漸可以體會當初妻的那份執著與期盼每當她回家娘家來看我時,眼裡總是閃亮著光彩我想,她過的很幸福吧,瑋哲那小子並沒有違背他當初講的話,我現在,是她眼中唯一放不下的老爸
“爸~我來看你囉!”這個傻丫頭,都自顧不遐了,還來探望我這個老頭子...
瑋哲扶著大著肚子的妮妮,向我打著招呼:
“爸爸!您氣色看來不錯唷!”“嗯!”算是認同了他的話,對於這個搶走我女兒的男人,我還是不太能釋懷,我想...在天上的蘋,肯定會笑我的幼稚吧!
我扶著妮妮坐下,嘴裡卻責問著他:“都幾個月啦? 不是快生了嗎? 
怎麼還讓她在外面亂亂跑哩!”瑋哲笑著看著妮妮,並沒有多做什麼解釋,一副:妳看吧!挨罵了哦!的模樣“爸~人家想來看您嘛!不可以嗎?好久沒有見了,您都不想我唷!“真是的...都嫁了人了,還一副小女兒的愛嬌,這小妮子...
我嘆了口氣,搖搖頭,輕敲了她一下腦袋:
“就是會哄這個年過半百的老爹...”
她向我扮了個鬼臉,這也是她自小的習慣“嗯!瑋哲...妮妮的狀況還好吧..醫生有沒有說什麼要多加注意的...
“這孩子...體質遺傳了她媽媽,小病不斷,懷孕這等大事,我怎能不憂心忡忡“放心吧!爸爸!醫生說她很正常,只是太累了,會有點貧血,我會照顧他的!“
還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看了令人討厭!悶哼一聲,代表我的不滿,這渾小子,哪知道我的耽心啊!“爸~他會照顧好您的寶貝的!不會讓她有絲毫損傷的!”
哼!這小妮子就是會維護他!
“好~妳沒事就好!”我回答地有點落寞
妮妮拉著我的手,輕輕的說:“爸~我知道您在耽心些什麼..
.您放心,我撐的過去的,我不會放下您一個人不管的!
爸~我愛您!“我霍然的站了起來,嘴裡喳呼著:
“我去看看廚房裡還有什麼吃的...“
我知道我的眼淚快掉下來了...


當我趕到醫院時,瑋哲早就在產房外頭等著了“怎樣..怎樣..
.”我慌張的問著:“不是還有二個多月才生嗎?現在怎麼回事??““是!沒錯,只是現在她的子宮收縮不正常,可能會早產...”

瑋哲在極力保持著鎮定的,處理著醫院交代著每一件事

天啊!這難道是個惡夢嗎?難道老天爺還要開我一次玩笑嗎?
我身體微微著發著抖,不可置信的呆坐著椅子上
“蘋!保佑我們的孩子啊!”
妮妮被推入一個手術房,準備開刀“產婦的意識很薄弱,請你們跟她說說話,讓她撐下去,不然..
.母親跟孩子都很危險...“我衝了過去,只是不斷地喊著她的名,哽咽著,說不出什麼來..
“妮妮!開張眼睛看著我!”瑋哲命令似的喊著:“給我撐下去,咬緊牙關給我撐下去!妳答應過我們什麼的,對不對?我們外面等著你,聽到了沒?我要你健健康康的把孩子帶出來,你可以做到的...一定可以的!我相信妳...我相信妳可以做到的...不准給我放棄! 不准! 我不准! 答應我?“

淚光中,我看見妮妮虛弱的點了點頭,被推進了手術室
時間好似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兩個男人在門外守著,瑋哲坐著,低著頭,有如水珠般的東西落在他腿上他在哭?!
他剛才還不是那麼的堅強嗎? 他說他相信她...我走過他的身邊,試圖想安慰他,卻不知該說些什麼...“爸~我好怕!”仍是低著頭,帶著哭聲,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慄著“你剛才不是說相信她嗎??這孩子一向好強,她會撐過去的!別這樣!你平日的自信都到哪裡去了?
““不!爸~您不明白的...
我自信的能源來自於妮妮,為了守住她,我可以什麼都做的到,沒有她,我什麼都不是...是我不能沒有她的...
“向來,對瑋哲並沒有什麼好感,沒想到在這種生死關頭患難相持的,竟然就只有這個小子!
而他...可以了解當年我失去妻的慟...“我明白!我明白!她會撐過去的!妮妮不喜歡你這個樣子的...“我想,這小子是很愛妮妮的...我們都是同一種人不是嗎?同一種心情對待同一個女人,我的妮妮啊,妳怎麼捨的扔下二個同樣愛你的男人獨自離開這個世界呢?



故事是該告一段落
我的妮妮,很爭氣的生了個胖小子...
“爸~您開心嗎?”
是的,我真的很開心!!
瑋哲在一旁張羅著,細心的呵護著妮妮...我想,我漸漸可以..對瑋哲的敵意釋懷了,女兒交給他,我是可以放心了!
“瑋哲,你知道嗎?死神有來找我哦...”瑋哲的臉微微的變了色...
“我跟他說..”,妮妮小心翼翼盯著瑋哲的眼,緩緩地說:
“我跟他說,就算你長得很帥,我也不會跟你走的,因為...”
她雙手撘著他的肩,深情款款的看著她的老公
“因為...我愛你!”
不想看他們接吻的畫面,我悄悄的合上了門..這個傻丫頭,連這種事都可以開玩笑...真是...真是調皮!
我含著淚笑著搖頭“蘋!感謝妳為我生了這個令我驕傲的女兒,這是我們的女兒,妳看到了嗎?“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