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半年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記。」收音機裡又傳出這首歌,我放下手上的書,仔細的聆聽起這首歌。啊!似乎曾經有人對我說過這一句話……。

她是我國中時期唯一的乾妹妹,名叫做黎天晨,人如其名,她就像天使般聖潔,和我這個小混混一點也搭不上線,也許是因為從小就是鄰居,我才會答應收她為乾妹妹的。她小了我將近十二個月,但我們還是同一學年,不僅如此,也同一個班。

當我乾妹該是她這一輩子最可悲的事情。因為我這個人,雖然說還是有一些道德,但是,只要一生氣,就會莫名其妙地找人海扁一頓。所以常常惹上一些不必要的是非。

那天,我得知通報後,又十萬火急的衝向後校舍。天晨又被盯上了!!因為不論誰都知道,我唯一致命的弱點就是她,我不會對她發脾氣,她我應該保護的人。我一個轉彎,終於看到那些人的身影。而天晨瑟縮在裡面,淚流滿面一動也不動的坐著。啊!那些人就是上次被我海扁過的人嘛!可惡,你們居然敢讓天晨哭!!

「天晨!」我尖叫似的衝進去抱住她。怒狠狠的瞪著那群人。是的,照常裡來說我的確打不過他們這群人。但是……

「混蛋!」我跟他們激烈的打了起來,不消一分鐘,他們就已經全部都乖乖的投降了。我是沒有那麼厲害啦!但是……只要想到他們居然讓天晨哭,怒氣就夠我打倒全部了。這是他們的失算啊!

「哥……」天晨細聲的叫著,我溫和的拍拍她。

「天晨,他們有沒有對妳怎麼樣啊?」天晨搖搖頭,本來純潔的眼神,透露出恐懼。是我害了她。

天晨拍拍衣服上的塵埃,尾隨我站了起來。又恢復像天使般的快樂神情,喔!我絕對不能夠把天使給毀了。但是,如果我無能為力好好保護她,她總有一天終將會失去她的純潔。

我會保護妳的,天晨。
 

當然我也會有心儀的人,她就是我們班上最優秀的林意婕,我很清楚我跟她之間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除了天晨之外,沒有女生敢接近我這個人稱惡魔的壞蛋。呵呵!但是惡魔的妹妹居然像天使般聖潔,有的時候,我感到可笑。

我又看著林意婕,發起呆來。她是全校最優秀的學生,而我卻是最壞的。

「哥!」天晨天真的推著我,我我將眼光移向她。

「怎麼了?」我問。

「你在看意婕啊!」天晨露出難得一見詭異的笑容。

我馬上滿臉通紅的撇開頭。「我……我哪有。」我卻怎麼也隱藏不住話中的心虛。

天晨沉默了,真難得!她居然沒再發表意見了。我回過頭去,看見他眼裡的空洞。她的眼神居然失去了燦爛耀眼的光芒。為什麼?

「天晨……?」我呼喚她,她卻沒有反應的離去了。我納悶的看著她。此時居然有人推了我一把。

是林意婕!!她什麼時候走到我後面來了?

「那個……徐之翼,我的生日是下禮拜一……」意婕說的有些結巴,而我也滿臉通紅。「希望你可以到我家來幫我慶生。」意婕慌張的跑走,在我手上留下一封邀請函。

我興奮的看著邀請函。我要買什麼禮物給她才好呢?還是找天晨一起去好了。

我最痛恨的是,為什麼我當時居然沒有注意到旁邊失落的天使。我高興的走出教室,沒看見她。
 

「天晨,那送這個呢?」我拿起一個凱西背包,抓著天晨直問。

「意婕不喜歡凱西。」天晨冷冷的說,拿起一個HelloKitty的陶瓷杯。「意婕會比較喜歡這個。」

我接過杯子,直接翻看價錢,又趕緊拿去放好。哇咧!這一個小陶瓷杯就要八百多耶!搶錢喔!

「不要啦!天晨,這太貴了!」我乞求似的希望天晨再介紹別的東西,天晨最近都難得的特別冷漠。

天晨有些生氣的望著我,卻仍然掩蓋不住眼中的天使聖潔。

她拿起一只絨毛娃娃,是白色貓咪,相當可愛。「這個……還滿便宜的。」她放在我手中。

我感激的看她,不疑有她的衝去付錢。天晨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妳不買嗎?林意婕生日妳不去嗎?」我詫異的問天晨。她搖頭,表示不去。

「為什麼?」我還是覺得相當稀奇,天晨很少生氣的,可是自從上次到現在,她已經整整跟我賭氣了一個禮拜,雖然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氣什麼。

「哥……你沒有忘記什麼嗎?」天晨突然出了這個問題,而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沒有啊!?卡片、包裝紙、禮物、盒子,我忘了買什麼嗎?」可是她是在問我這個問題嗎?好像不是耶……。

「喔!那就好,明天玩的愉快喔!」她繞路走另一條路,雖然我納悶她家不是那個方向,但我還是乖乖跟她道別了。

天晨好像有什麼心事。
 

林意婕生日那天,我準時的到達。一群人玩的相當盡興。意婕也跟我聊了很多事情,真不敢相信,她居然自己跑來跟我聊天。

「這個……」人都走光了,我才小心翼翼的拿出精美的禮物給她。

「啊!謝謝!」她神色迷離的看著我,臉頰泛紅。

啊!我看著她。她真的很漂亮。

「那……我回去了。」我轉身離去,聽到她似乎很靦碘的對我說再見。

啊!今天真是太美妙了!

突然,我的手錶又響了起來。幾點了?我看了看手錶,左上角有一行小小的字,咦?我有設定時間嗎?我仔細看。

『今天是天晨的生日』

我愣住了,今天……?我再看一次日期,十月二十日……?

今天!居然是天晨的生日。

難怪她會那麼生氣,難怪她會問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我奔跑的向著天晨家去,又煞車,轉向另一個和天晨家不同方向的巷子。

她現在一定在公園,若是她有煩惱,就一定會去公園!!

「啊!放開我,放開我!」我聽到遠處傳來天晨的求救聲,又加緊了腳步。

「哥---」天晨又大叫,我緊張的繼續向前跑。怎麼這麼遠!平常公園很近的啊!天晨到底出了什麼事?

「徐之翼不可能來救妳的,他早就掉進我們設的陷阱了!」幾個男子聲傳進我耳裡。陷阱?我?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陷阱啊?」天晨著急的問。

「當然就是林意婕啦!如果他去林意婕的生日,就不會管妳怎麼樣了!」隨後天晨就沒有說話了。可惡!我不可能不管妳的!天晨!不要相信他!此時,我終於到了公園,看到天晨眼神呆滯的站在樹下。是上次那群人!

天晨,她的眼神居然完全失去的她的天使!她的眼神居然沒有了往常的純潔!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呆站在那裡。他們發現了我。

「徐之翼?要是你敢過來一步……」他們拿出了刀子對準著天晨,而天晨毫無反應,她怎麼了?

「我……我知道了!你們要我怎麼樣?」我投降的說,緊盯著天晨,深怕她出事。

天晨就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他們和我都露出同樣的訝異,她轉身就走了,毫不理會他們的刀子威脅。

她怎麼了?我衝過去一次擺平了他們。「天晨!」我叫道,她停下來,誰也沒有動。好半晌她才轉回頭,臉上已是滿滿的淚水。

「如果他去林意婕的生日,就不會管妳怎麼樣了!」她喃喃的重複著他們剛剛說的。

「不會的,天晨!」我抓住她的手臂,「不會的!」她無神的看我,還是應該說,她根本沒看見我。

「天晨!」她終於動了一下,蹲在地上開始哭。

我蹲下來安撫著她,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天晨的父母人都在國外,難得能回來幫天晨慶生。我記得我已從曾經答應過天晨會幫她過每一年生日的。是我不守約。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喜歡林意婕。
 

之後,我莫名其妙的和林意婕熟識了起來。當然,為了不要讓天晨寂寞,我努力的讓我們都變成好朋友,這樣子,搞不好她們兩個反而變得更要好也說不定。

但事實並沒有如我想像的那樣,她們兩個就像敵人一樣,雖然她們都乖乖依順的待在我身旁。

「哥!」爽朗的早晨,天晨一如往常的與我在公園碰頭。她又向每一次一樣,帶著燦爛的天使笑容。

有的時候,我真懷疑她是不是天使轉世來的哩。

「早!之翼!」另一邊則傳出稀奇的叫聲,是林意婕,上個星期開始,她決定和我們一起上學放學。

天晨的眼神中閃過不快,但純潔的她還是禮貌的掛上笑容。「早!意婕!」她說。

意婕完全不理會她,逕自跟我聊天講話,一路上,意婕吱吱喳喳的拚命說話,我跟天晨都陷入了沉默。

奇異的心靈相通,是意婕無法體會的。我感覺到天晨的眼神一直在問我。「為什麼她也在?」我只有勉強的笑笑。

走到早餐店,我跟天晨自然習慣的走進去。忘了林意婕自己正在高談闊論。

我開始對林意婕產生了不耐煩,她的吵鬧和天晨完全不一樣,也許是因為跟天晨在一起久了,習慣了她身上的靜謐感覺。跟她在一起,就像到了聖地般安靜。所以才會受不了林意婕的聒噪。

「欸欸欸!怎麼放我一個人走啊!」過了一下子,林意婕發現的衝回來,仍然不忘記的開始說著她生日那天收到多少封情書的話題。

真的很煩,天晨還不是常常收情書,只不過天晨拿到的時候,都會直接處理掉,連看也不多看一眼,更別說談論了。

我開始對自己的情愫產生了一些疑問。
 

在抽屜裡找到一張紙條,午休時候的後校舍。我暗暗高興,這不是告白嗎?我該怎麼拒絕她呢?可是,若是她真的長的還不錯的話……我整個早上都在盤算著,忘記把那張紙條收起來了。

午休,我著急的託了天晨幫我尋午餐,就跑到後校舍去等了。刻意忽略了天晨莫名其妙的眼神。

我倚在後校舍的廢鐵門上,一面猜測著是誰,一面安撫著餓肚子。

「之翼!」熟悉的聲音響起,咦?這種時候,難不成是天晨?不,聲音裡少了純潔,在我腦中閃過千百種想法終於轉身過去時,腦部運作暫停了三秒鐘。

是林意婕?

我臉上馬上泛紅,我相信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驢。

「啊……啊……林意婕,妳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我馬上結結巴巴的問她。

她挑了挑眉,把臉向我靠近。「我喜歡你!」在她說完的那一刻,我聽到一滴淚落下的聲音。我聽的到淚嗎?我往聲音發出的地方看過去,看到天晨丟下我的便當,轉身離去的背影。

啊!便當還是排骨便當,她怎麼搶到我最喜歡的排骨便當的?我又看到旁邊的小紙條,天晨撿到了我遺忘在桌上的紙條才過來的吧!

「欸……之翼!」林意婕拍了我一下,我回過神來看她。

「那……你的決定是……?」她問我。

「嗯……嗯……」我隨便敷衍的應答。我忘了,以後她就會因為的這樣隨便而成為我的女友。

但是,現在我腦子裡裝不下任何天晨之外的事情。

天晨一定聽到了。
 

從那之後,天晨絕口不提這件事情。

連我跟意婕莫名其妙成了男女朋友一事,她也從來沒發表任何意見。我們的關係就因為意婕而慢慢疏遠了。

今天我跟意婕約好了在誠品見,交往近一個月了。我還是對她無動於衷,雖然覺得她真的很漂亮,但是,我不喜歡跟她在一起的感覺。

她穿著一件白色洋裝,朝著我奔來。啊!那件衣服,穿在天晨身上一定很合適。

「啊!我來晚了,抱歉!」她微笑的說。

「這件衣服……」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喜歡那件衣服。「在哪裡買的啊!」我很想看這件衣服被天晨穿上是什麼感覺。一定,像天使一樣。

「啊?這件?」她感到莫名其妙,「在車站前那家名牌服飾店買的。不錯吧!」她搖擺著裙子。是很好看,只是不適合妳。這句話我沒說出來。

「去速食店吃吧!我午飯還沒吃耶!」她指著不遠的麥當勞。啊!天晨最喜歡喝香草奶昔了。

在她的聒噪中解決了午餐,我們走到書店去逛。

「欸!我們去樓上賣精品的好不好?」她興致勃勃的跑上樓。啊!天晨最喜歡逛一樓的書籍了。

不管她做什麼,我都還是會想到天晨。

過了迷迷糊湖的一天,我跟她並肩走在回家的路途上。

「我們去一下公園好不好!」意婕提議說,我也不疑有他的跟著她來到公園。

手突然動彈不得,被身後強壯的男子架了起來。意婕仰天大笑的坐在一旁的長椅上。

「意婕?」我感到怪異,看到天晨被兩個人架出來。「天晨!」我極力的想站起來,卻又無力反抗。

「哥……」天晨無力的叫道,臉上有著無盡的疲乏。天晨身上也穿著那件和意婕相同白色洋裝。就像天使。

我還是沒保護的了天使。

「哥……」天晨又靜靜的留下淚。「哥,對不起,又牽連了你!」天晨,你說這什麼話,是我牽連妳吧!

旁邊兩個人嘲弄似的看著天晨,開始拉扯她的衣服和頭髮。

「可惡!」我推開那位壯男子,衝上去給了他們各一拳,又氣憤的繼續給他們一腳。意婕慌張的逃開了。

「哥!你不要打了!」天晨衝上來阻止我,「再打會被記過的,你已經有兩個大過了!會被迫轉學的!」我征住了,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來不及了!」那個壯男子邪惡的說,帶著其他被打的鼻青臉腫的人離去了。

來不及了。我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
 

第二天早上,我就要走了。學校的動作真的很快,我還沒能跟天晨說什麼話。而且,因為轉學,一向租房子住的我也要搬走了。

還是見不到天晨的最後一面。我搬完最後一箱日常用品,喘氣的倚著家門。

「哥……哥……」遠遠的聽到天晨的聲音,我訝異的看著巷口。天使!是天使!天晨穿著白長裙,活像一位潔白的天使。

「天晨!」我叫喚道。

她沒有再前進了,停在距離我約五十公尺的地方。她很小聲,卻很清楚的說:「哥……我喜歡你!」

我詫異的站著,誰也沒有多說話。搬家公司的人催促我上車了。

「沒關係!」她又說,「哥……我等你!」她臉上又閃爍著聖潔。天使……是天使。

我被推著上車,看著她不停的向我揮手。

「哥!我等你!我等你!」她不停的喚著。我這才回過神來,把頭鑽出車窗外。

「再見!再見!天晨!再見!」我不停的喊著,看到她露出了笑容。
那一幕至今都還深深的烙印在我心裡。天使的身影。
 

廣播還在繼續放著劉若英的『我等你』。半年了!離我走的那一天,也有半年了。

若是像歌裡面唱的,那麼今天午夜過後,她就不再為我苦等了。

突然,電話如雷貫耳的響起,今天似乎響的特別大聲。

「喂?」我接起。

「我會繼續等你,不會只有半年而已……」電話那一頭銅鈴般的聲音飄進我耳裡。突然,我想起了天使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heartcat
  • 你的網站真棒
    我好喜歡!!
  • 謝謝你的支持 我會加油滴

    冰川炎熇 於 2009/12/13 18: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