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陳小姐打了通讓霏安期待已久的電話來,通知她已經獲得與主管人員會面的機會,兩人約好今天要一起到文具用品公司和主管商討插畫的事。霏安準時抵達辦公室,還來不及向櫃台小姐詢問自己該到哪兒找人,就已經被人發現了。

  「歐霏安!」

  一聲大吼差點震落了霏安手上的稿件。

  緊接著遠處一名女子朝她狂奔而來。

  「四姐!」是歐雲安。

  歐霏安楞愣的看著來人,一時不知如何應變,即將生產的她頂著將足月的肚子,根本無法淹飾。

  「你的肚子是怎麼回事?」歐雲安不顧所有人的側目,連聲大喊。

  「我懷孕了。」歐霏安尷尬地解釋這顯而易見的情況。「你怎麼會在這裡?」

  原本是興高采烈的帶者她的畫稿到公司來,想與這家文具公司的主管詳談他們即將問世的筆記本企劃案,沒想到什麼都還沒談就被四姐逮到。

  「我?」歐雲安嗓門本來就夠大了。「我在這兒工作啊!」

   咦?霏安一臉的震驚,她記憶中雲安好但是在父親公司裡的某個子公司工作的,什麼時候轉到這兒來了?

  「我早就跳槽了!」雲安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解;連忙解釋。」到我辦公室來,我們好好聊聊。」

  經過雲安一連串連珠炮似的發瘋詢問,外加想念和關懷的鼻涕、眼淚流了幾百串後,霏安好不容易才將自己這半年來的行蹤交代完畢。

  「哇靠!我倒要見見那個秀麗,她真是夠犀利了!竟然能幫你躲藏那麼久,段任衡險些把整個台灣翻過來,你看了電視嗎?那個廣告還是他親自配的音咧!歐家上上下下現在全把他當癡情漢看待了,老爸還揚言要跟你脫離關係,也不想想自己老婆娶了幾個,還有閒工夫脫離關係咧!段任衡也沒好過到哪兒去,這陣子他跟大哥合組的網際網路公司賺進了大把鈔票,他那孤家寡人的憂鬱形象,把大家的同情心都給勾引出來了——」

  「四姐!」歐霏安及時止住她的發言。「我還有事,我得——」

  她一點都不想聽到任何有關段任衡的事,尤其是他有多愛自己!

  那些事都已經過去了,半年來他不肯簽下高婚協議書,只是證明他不甘心就那麼離婚罷了!

  而她不需要將他的表現想像成是愛著自己的緣故,他要是真愛她,當初就不會抱著女人四處招搖,甚至讓她撞見那不堪的一幕。

  「什麼事啊?」雲安疑惑的問,」這半年來我們到處找你,你又沒有工作,爸嘴裡說要跟你脫離關係,事實上全部的人都擔心著你一個女人家沒有經濟來源怎麼在社會上生存?好在你現在還活得好好的,等我回去跟他們說,他們大概也就可以不用擔心了。」

  「我今天就是來談工作的事,所以我得趕快去找人了,免得誤了時間。」

   事實上因為雲安的出現,已經延誤了她與總編輯會面的時間了,要是這工作談不成,下回要等這種機會還不知得等上多久?

  「你要找誰啊?」這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她老早就混熟了,老妹有事,老姐自然要幫忙。

  「我來找陳小姐的,她今天要幫我引見這兒的主管。」

  「就是你!」雲安一臉的驚訝。「那個插畫家?」

  霏安這時才看到雲安辦公桌上有著一個名牌,上頭寫著「總經理」三個字。

  「是啊……」沒想到霏安一心想見的總經理竟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

  「我從來不知道你會畫圖。」雲安翻開桌上的本子,找出一堆霏安的作品。「這些全是你畫的?「我的老天!我們全部都很喜歡的畫竟然是我老妹的作品!要是歐家的人知道了一定會昏倒,原來霏安這麼有才華!」

  「只是有興趣,所以就畫了一些……」

  面對老姐的讚歎,霏安一時不知該怎麼應對?

  「什麼時候開始畫的?你畫得真棒!」雲安仔細的詢問。

  「是秀麗幫我向陳小姐推薦的,我才剛起步沒多久,畫的東西不是很成熟,還有很多地方要學習——」

  「OK!就這麼決定了!」雲安想也不想的就點頭。「下個月要出版的筆記本就全用你的東西了。還有公司即將推出另一批文具用品,你回去好好再多畫一些,最好是與圖畫裡的女孩相關的東西。我們今後要做一系列相關的產品,我相信百份之九十的機會是留給你的,因為所有的人對你的畫都非常有興趣,好好加油!」

  「就這樣?」霏安對於面談的順利感到吃驚。

  「當然不止這樣。總經理的會晤就到此為止,」雲安眼睛一轉,定在她的肚子上頭。「接下來是姐妹的會面。霏安小姐,我想請教你肚裡小孩的爹是誰?」


      ※     ※       ※


   影片中的男主角癡傻的呆坐在窗前,牆上的時鐘不停的變換時間,而他依然坐在原地,等待著他的愛人……

  最末出現一段話——

  「永遠等你。See how much l love you……」

  畫面結束,所有人掌聲鼓勵。

  「最新一季的廣告就此定案,接著是聖誕節,請林經理報告聖誕節系列主題。」
  「咳咳咳……」一旁傳來強烈的咳嗽聲。

  段東豪忍不住偷瞄了兒子一眼。

  段任衡忍著暈眩,努力想將眼前的報告數據讀進腦子裡。

  「病了就休息幾天吧!」段東豪忍不住在兒子耳邊叮嚀。

  他還不到七老八十的年紀,像這種小會議他一人便能負擔得了;倒是任衡已經病了好一陣子,卻強撐著天天到公司來報到。聽秘書說任衡已經有一陣子沒有休過假了,這麼死命的打拼工作雖然是好事,但看在人父眼裡還真有點不忍。

  「我還好。」段任衡忍下一陣狂咳的慾望,認真的看著台上的人解說新一季的整體方針。

  「霏安還沒找到?」

  打從兒媳婦一怒之下離家出走,任衡也算吃足了苦頭,不但從此浪子回頭,將全副心力投注在工作上,近來也甚少再聽說他與哪個女人牽扯不清了。

  雖然任衡犯錯在先,但霏安一走就是半年,實在也……

  「我會再找下去。」段任衡一開口馬上又是一陣咳嗽。

  全部人員全同情的回過頭來看著他們病得不輕的總經理,段董事長實在忍不往了,只得拿出老闆的威嚴下令,「段總經理先回辦公室去,會議繼續進行。」

  幾度打斷了會議的進行,段任衡也知道自己硬撐著沒什麼用處,只得收拾文件訕訕的走回辦公室。

  「嗨!」歐雲安已經在辦公室內等候多時。

  忍住咳嗽的感覺,段任衡只能揮手示意。

  「病了還上班啊?沒有女伴在身邊伺候?」歐雲安嘲諷道。

  段任衡一個頭痛成兩個大,還得應付難纏的歐雲安,一想到她是霏安的姐姐,又不得不忍下心頭的不爽。

  「我已經很久沒再跟那些女人聯絡了。」

  「可憐喔!」歐雲安同情的說,「沒想到霏安一走對你也有好處嘛!聽說你現在可是認真上進的好老闆哪!看來你跟我老哥他們有得拼了,全是一堆工作狂。」

  「你是來嘲笑我的嗎?」段任衡悶悶的問。

  「當然不是,」歐雲安聳聳肩,將手裡的文件往他桌上一放。」來請你簽名的。」

  那份經久未見的離婚協議書又再度現身,上頭歐霏安的簽名險些害段任衡的眼珠子凸出來。

  「霏安跟你聯絡?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她人呢?」

  一連串的問話還沒講完,他的人已經越過辦公桌,一把拉起歐雲安,一副想吃人的模樣。

  「你簽不簽啊?要簽就簽,不簽拉倒,還問一大堆屁話。」歐雲安根本沒把他的粗魯放在眼裡。

  她跟吳秀麗算是同一類型的女人,換作是他的霏安才不會這樣。

  「不簽!」他一把抓起文件撕得粉碎。

  「不簽的話——」

  「她打算怎麼樣?」段任衡防禦性十足的問。

  「緊張什麼啊!」歐雲安翻著白眼,沒好氣的從背包裡掏出另一本文件夾。「不簽就賞我們一口飯吃吧?」

  看著那一疊文件夾,段任衡問道:「那是什麼?」

  「霏安的畫。我們公司打算好好栽培她成為新一代的插畫家,我們還用霏安的標誌做了相關的文具用品,跟你的網站挺搭配的,還相映成趣呢!有沒有意思要為全亞洲最大華人網站做點變化啊?」

  「她現在以作畫維生?」

  他知道霏安畫得很好,但他並沒想過霏安畫那些圖是為了生活,可見她沒有接受任何一個男人的供善,他總算小小的鬆了一口氣。

  「是啊!」歐雲安點點頭。「她很有才氣呢!」

  「嗯……」段任衡無奈的拾起桌上的文件夾。

  「仔細瞧瞧她畫了什麼吧!」歐雲安拍拍他的肩。「裡頭也許會告訴你一些她的近況,有興趣再打電話給我,我名片擺在上頭了。」

  「等等,」段任衡喚住她。「她……她好嗎?」

  半年不見了,她是否還美麗如昔?

  是否還是常常忘了吃飯?

  是否還一樣恨他?

  是否有人……陪在她身邊?

  「看了她的畫就知道了。」歐雲安決定讓他自己去找尋答案。「有事再打電話給我。」

  等不及歐雲安離開,他急忙打開了書夾。

  一張張細心描繪的圖出現在他面前……一樣是以那個長髮女子為主題。

  她坐在黑暗裡,等待遠方的天空出現一道曙光。還有她織著毛線衣,一臉期待的樣子。還有她經過花店時,對著花露出渴望的神情。還有她躺在一張大床上,面對著空無一人的另一側神傷的模樣。還有……

  段任衡看了數十頁,猛然發現了另一項不同……

  圖畫裡的長髮女子肚子明顯的隆起起,她懷孕了!

  他深呼吸了幾口,顫抖著手,在散著圖畫的桌面上找到一張名片,手忙腳亂的連撥這才撥通了上頭的電話。電話響之聲便被接起,傳回個竊喜的聲音——

  「發現啦?」歐雲安憋著笑。

  「我要當爸爸了!」

  「是啊!」歐雲安故意說道:「記得把離婚協議書籤一簽啊,要不然小孩不能跟著霏安姓歐了。」

  「哈哈哈……」段任衡完全沒聽見她之後說的話,逞自喊著:「我真的要當爸爸了!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歐雲安顯然被他過度興奮的聲音能震著了,馬上把手機拿離耳朵一尺遠。「瘋了嗎?喊那麼大聲。」

  哪知手機再度拿近耳邊後已經無聲了……

  另一頭的段任衡早就奔進會議室,當著所有高級幹部們的面,用著感冒未癒的破鑼嗓音大喊。

  「我要當爸爸了!」


      ※     ※       ※


  人來人往的街頭,出現了一幅幅超大型的廣告,上頭全寫著「shmily」。

  這些廣告出現至少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看久了大眾也不再去注意了。

  霏安控制住自己的目光,怎麼也不肯落在那些廣告上頭。

  那只是代表了段任衡已經知道那串字母的含意,並不代表什麼。

  在她初次看到那巨幅海報佔據了建築物的整面牆時,她不否認曾有過一陣想落淚的感動,但隨後只要想起他和那女士同走進餐廳的畫面,什麼感動就全部消失了。

  緊接著生活週遭出現了大大小小同樣的廣告,她也跟著麻痺,想什麼都沒用,她有自己的生活得過,不再為了他煮上一桌子萊,等著他偶爾的光臨,她有權追求自己的幸福!

  只是……幸福難尋啊!

  畢竟她找了半年什麼也沒找著,倒是對肚子裡的小生命多了幾分期待就是了。

  不過話說回來,幸福本來就是得靠自己尋找的,肚子裡的小寶貝以後就是她的「shmily」,她也不用花時間再去找那個可以給她幸福的人了!

  至於段任衡……

   她已經學會不再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點了一杯檸檬汁和總匯三明治,她優雅的品嚐著桌上的食物,一邊等待雲安前來討論最近的計劃,一邊豎起耳朵偷聽別桌的人說話,也算是為這無聊的等待找尋樂趣。

  鄰桌坐著一對學生情侶,他們正低喃著愛語。幾度聽得霏安雞皮疙瘩四起,卻又忍不住的想偷笑。突然,情人間轉變了話題——

  「咦?新廣告!你看對面的大樓!」男孩指著對面大樓牆上的看板喊道。

  「SEE的新廣告吶!剛剛掛上去的。」

  一聽到是SEE的廣告,霏安忍不住低下頭來告訴自己:不許看!

  不可以再跟段任衡有任何牽扯了,連跟他有關的東西都不許多看一眼。

  「他們的廣告每一支都拍得好棒,我最喜歡他們的廣告了!」

  「對啊!每一支都拍得好浪漫又好感人喔!」

  「可是……你看!這一次不是see how much l love you。」

  男孩照著看板上的句子逐字念出聲:「Come back BMW?」

  什麼?!即使剛剛才告誡自己不可以看,一聽到「BMW」她馬上破了功。

  霏安急急的抬頭往窗外一看,正前方的大樓牆側,幾個工人正在高空中工作,顯然是剛剛才挽的新看板。

  佔了好幾層樓高的大看板最上方,出現了一幀超大特寫照片。

  SEE的平面廣告從來沒出現過照片,怎麼突然從平實的字面廣告改成照片,而且是超大的特寫呢?

  霏安定睛一看,看清了照片裡的人。

  捧著花的超美新娘,巧笑情兮的睇視前方,讓攝影師拍下她在出嫁當天最美的一刻——

  那個新娘正是歐霏安自己!

  他去哪兒找來那張照片的?

  那是他們結婚的時候拍的啊!

  他釋出這張照片是什麼意思?

  慌亂伴隨著結婚時所有的記憶,排山倒海的將她往記憶的深淵推去……

  她準備將自己的幸福全寄托在當時站在攝影師身旁的男子身上,所以照片裡的她才會露出那種笑容來。

  那時的她只想在每一天裡滿懷著愛意喊他一聲「老公」,告訴自己他是她一輩子的依靠,傻傻的在他面前扮演貼心的好妻子,期待著shmily的故事也能發生在兩人之間,就那麼幸福的在生活中不停對著彼此傾訴情意,不管時間怎麼流逝,就這麼相愛的過一輩子……

  但一切的美好想像全都煙消雲散,化成了泡沫。

  如今……她竟是一個人寂寞的坐在咖啡廳裡,對著那幅自己曾經以為是最幸福時被拍下的照片流浪……

  「好漂亮的女人啊!」鄰桌的小情人還在對著照片評頭論足。

  「SEE網站這次要送轎車啊?」

  「不曉得耶!」

  「好感人啊!看下面寫的字……」

  所有人的注意力似乎全被那個大海報給吸引了去。

  S——看看她。

  H——多麼美麗的女人。

  M——我對她還有好多愛意沒說出口。

  I——我是那麼愛她。

  L——愛情就是這樣。

  Y——你,霏安,回到我身邊吧!

  BE MY WIFE!

  淚水模糊了視線,歐霏安慌張的在皮包裡找尋面紙。

  一張面紙猛然出現在她眼前,正要接過來,無意間發現了面紙上寫了一串英文字母一SHMILY。

  已經忍不住的眼淚馬上破閘而出。

  「霏安……」

  在夢裡老是驚擾著她的聲音出現在她耳邊,一聲聲的低喚著自己。

  段任衡從未喊過她一聲「霏安」,他跟她一樣,從不直呼對方的名字,她喊他「老公」,而他喊她「老婆」。

  段任衡伸出顫抖的手,深怕自己一眨眼她就會跟著消失掉,自從她消失以後,他已經過怕了這種憂心的日子。

  霏安只是哭泣,沒有想到再見到他的情況會是這樣,她的心早就碎成了片片,又怎麼能補得回來?

  「你看,這是你的畫,我用電腦合成的。」他討好的說。

  掏出了她所畫的圖,那是他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那幅,畫中的女子帶著笑容依偎著一名男子,而男子則摸著她的頭,兩人的中間多出了一個他做出來的可愛寶寶。

  「老婆……」他的聲音沙啞,「回到我身邊好不好?」

  半年的孤單頃刻間全被補足了,段任衡是愛著她的。

  霏安撲向他懷裡,任他將自己抱了滿懷。

  「see how much l 1ove you……」

  聽著他在耳邊向自己傾訴愛語,霏安默默地在心中回了一句——

  我的「shmily」,我們找到彼此了!


      ※     ※       ※


  「媽咪,為什麼要把便當裡頭的玉米排成英文字呢?」

  一家三口一起到海邊遊玩,五歲的段宇淳打開飯盒,看著裡頭的玉米感到疑惑。
  「你問爹地啊!」

  「我剛剛才問過他,他在我們一起堆的城堡上面也寫了一樣的英文字耶!」

  歐霏安朝身旁正躺在大太陽底下享受陽光洗禮的丈夫望了一眼,段任衡拉下墨鏡朝她扮了一個很帥的鬼臉,霏安嘴角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

  「那他怎麼說?」嘴裡問著,身體已經躺在丈夫身邊,被他溫柔的擁著,任太陽照得兩個人暖洋洋的。

  段宇淳也跑過來湊熱鬧,不滿的瞪著躺在沙灘上曬太陽的父母。

  「爹他說等我長大就知道了。」

  「對啊!等你長大就知道了。」

  霏安吐吐舌頭,回頭也給了老公一個鬼臉。

  段宇淳可一點都不放棄,硬是爬到爸爸高壯的身體上。

  「不管啦!你們在玩什麼遊戲,我也要玩啦!」

  段宇淳下意識裡覺得爸媽一定在進行著他不知道的有趣遊戲。

  「你長大以後就知道了嘛!」霏安親吻著丈夫的臉頰,一邊忍著笑。

  「不管!你們已經玩好久了,我們家裡的臉盆裡也有、窗戶上也有、爸爸
的車子後面也有、電話下面也有、杯子旁邊也有,你們到底在玩什麼嘛!我要玩耶」
你還不能玩。」段任衡被兒子吵得受不了,只好解釋。

  「為什麼我不能玩?」

  「因為我愛媽咪啊!」夫妻倆又交換了一個甜蜜的親吻。

  「我也愛媽咪啊!」段宇淳不甘示弱的說。

  「不行!那只有我跟媽咪可以玩。」

  「不管啦!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不許吵!」段任衡拿出父親的威嚴,故作嚴厲他說:「你再吵我就在你身上刻那些字送給媽咪。」

  段宇淳一臉不害怕的問:「怎麼刻?」

  「像刻在那個用土做的碗上面那樣。」

  段宇淳馬上想起上回跟爸爸去陶藝教室玩的情形。

  「那我不玩了!」俊俏的小男孩頗懂「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

  一溜煙便跑開了。

  「哈哈哈……」霏安安旱就笑得癱在他身邊了。「不可以這樣嚇小孩子。」

  老公胸口傳來不小的震動,她的手被他抓了去。

  掌心被寫下了幾個字母……

  「我也愛你,我的老公。」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play323251
  • 耶, 終於看完啦 ^ ^
    好看耶!!
  • 謝謝

    冰川炎熇 於 2009/07/27 02:09 回覆

  • 悄悄話
  • nheartcat
  •   「為了找你,所以出現了這個網站。 See how much l Love……」

    天!
    狂哭!!
    我好喜歡這句話
  • = =\ 有那麼嚴重嗎

    冰川炎熇 於 2009/12/13 21:01 回覆

  • nheartcat
  • 有的!
    不知道為啥看這類文章都很容易被觸動
    而且依然喜歡看
    一看再看...
    ^^
  • 不用那麼用心去看,一天看一次,看太多你會很想哭.

    冰川炎熇 於 2009/12/13 21:09 回覆

  • nheartcat
  • 呵呵~
    了解!
    我會注意的
  • 謝謝你的支持

    冰川炎熇 於 2009/12/15 01: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