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還是沒有消息嗎?」

  歐晉賢幾乎每天打電話來詢問霏安的消息。

  「爸,也許霏安只是想一個人出去散散心,再給她一點時間吧?」

  歐霏安從那天早上怒不可遏的離開家裡以後,就從此消失了。

  起先段任衡認為她大概只是一時還在氣頭上,所以不肯回來,但經過一個星期的沒消沒息後,他才知道她有多認真了。

  他用盡了所有管道尋人,卻尋不到半點霏安存在的痕跡。

  除了信用卡帳單上顯示霏安曾在某間傢俱公司購買了大量的傢俱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紀錄。

  霏安有意重組一個家,從她購買的物品上已經獲得充分證明。

  倒是段任衡買給她的車還有他們的結婚鑽戒同時出現在市面上,而這消息從秘書口中傳到他耳裡時,像是狼狽地打了他一耳光。

  她除了有意重組一個家以外,還擺明了她的家不需要他,因為她不願當他的妻子!

  這讓段任衡覺得臉上無光。

  一個月後,他確定他的妻子成了逃妻,霏安的消失也瞞不下去了,他只得向兩家的長輩們報告這件事。

  大家都沒有責怪他,除了有些擔心霏安的安全外,為了顧全兩家人的顏面,長輩們把這事解釋為小夫妻間的小爭執。基於家醜不可外揚的原則,也沒有馬上報警處理。

  但隨著霏安失蹤的日期延長到了兩個月,所有人都不得不考慮起報警的可行性,她沒有跟任何人聯絡,所有人都開始擔心起她是否遭遇了不測。

  「任衡……別怪爸多事,你……你跟霏安吵架了嗎?」

  連段風豪變都不太相信自己那溫柔婉約的媳歸會有離家出走的一天。

  「霏安怎麼也不會無故的消失啊!」歐晉賢顯得有些生氣。

  「我不應該讓她母親離開,霏安根本就是有樣學樣。」

  「你們不用擔心,霏安只是跟我嘔氣,沒多久她就會回來。」

  段任衡對自己的話沒什麼信心,怎麼也想不到霏安會狂怒到那地步,一向舉止優雅的她竟然拿起東西重重的扔他,然後便似一陣旋風似的捲出家門。

  等他從運愕清醒過來,霏安已經不知去向了,而她所有的物品也在前一夜趁他熟睡時搬得精光,衣櫃裡甚至連一件衣服都不剩……

  段任衡急得幾乎要打爛了她的行動電活,每隔幾分鐘就打上一次,但傳回來的訊息從「這個電話現在無人接聽」,到最後幾天竟變成「這個號碼是個空號」。

  霏安整個人就這麼消失掉,他甚至連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好吧!就算他早就發現了霏安並不愛他,也察覺出她早就想離開自己了,但這陣子霏安在他面前表現出來的只有滿足啊!

  段任衡可以很確定霏安是喜歡他的,他也承認自己的不忠傷害了霏安。

  但……她怎麼能這麼說走就走了?段任衡怎麼也想不透。

  三年的婚姻,最後留下的是她送給他、也就是那天她拿來扔他的一隻手錶,手錶後頭則刻著幾個英文字母——「shmily」。

  他並沒有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找出那幾個字母,霏安直接給了他答案,但卻是怎麼也看不懂的答案。

  「對不起,我真的沒想到霏安的反應會那麼強烈。」

  雪蘋似乎對她所做的事感到有點後悔,這陣子也頻頻打電話來探詢霏安的下落。「沒有經濟來源,她一個人能跑到哪兒去呢?」

  段任衡沒告訴她霏安賣掉了車子,將銀行裡所有的存款全數提出,甚至連鑽戒都變賣掉,光是那些錢夠她好一陣子不愁吃穿了。

  「她該不會跟別的男人跑了吧?」雪蘋的猜測正中了段任衡的痛處。

  連著兩個月無消無息,台灣就這麼一點大,她一個女人再怎麼躲也不可能撐多久,所有的證據都顯示著有人在幫她,而他怎麼也不願去面對那個幫她的人可能是個男人。

  他的妻子,他的霏安就這麼的消失了!

  父親段東豪像是看出了他的不安,連著幾日都親自主持會議,試圖讓他休息,好平息他胸口的怒火。

  怎知當段任衡一進辦公室,正想重振心情,好好坐下來看公文時,文件夾上竟出現了一份已經簽好名、蓋好章的離婚協議書……

  火山整個爆發開來……

  「這個東西是什麼時候送來的?」

  他怒氣沖沖有如一陣狂風般的刮出辦公室。直對著秘書大吼。

  「那……那是一位小姐送來的,她本來想等你簽好再離開,但是你交代過不希望有人打擾……」秘書唯唯諾諾的應道。

  「是我大太送來的嗎?」

  段任衡緊接著問。

  當他在辦公室裡想她想得幾乎抓狂的時候,霏安竟然送了高婚協議書來!

  「我不知道那位小姐是誰……我見過方小姐、陳小姐、周小姐她們,可是我只接過段太太的電話,沒見過段太太本人,所以……」

  秘書小姐的回答簡直是在誚他,結婚三年就那些紅粉知己曾踏入他的辦公室,而他的太座竟然一次也沒來過。

  「是不是頭髮長長的、眼睛大大的,長得很漂亮?」段任衡努力想著可以形容霏安的詞句。

  「沒有比陳小姐她們漂亮。」秘書搖搖頭。

  段任衡情急的說:」我太太比她們都美多了!」

  「可是……」秘書瞪著他的表情像是在告訴他,你老婆如果具有那麼漂亮你幹嘛還外遇?

  「算了!」

  「段任衡不耐的大手一揮。「她有沒有說她什麼時候要過來?」

  「沒有,她留下歐氏企業的地址,要我把簽好的……『文件』寄到公司去。」

  歐氏?

  不可能!

  他剛才才和岳父通完電話,歐晉賢壓根不曉得有那回事。

  霏安的兄弟姐妹裡也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留下的地址是歐氏……

  那線索只剩下一條……霏安的前任秘書。


      ※     ※       ※


  「霏安人在哪裡?」

  段任衡直闖進吳秀麗的辦公室,歐顯章跟歐向遠剛跟在他身後。

  吳秀麗慢吞吞地把專注於文件中的臉抬起來,看到來人是他時,她的表情馬上轉為嘲諷。

  「段總,你怎麼找我要你的老婆呢?」

  「秀麗,離婚協議書是你送到段先生公司的嗎?」歐向遠拿出上司的威嚴接著問。

  「是我沒錯。」

  只見吳秀麗點點頭,站起身來向段任衡伸出手。「離婚協議書已經簽好了嗎?快給我,我好去幫霏安辦離婚。」

  「她真的有跟你聯絡?」段任衡不理會她伸出來的手,繼續問道。

  「有啊!」

  吳秀麗確定的點頭讓他的心安放了下來,至少有人知道她的下落,那她應該還是平安的。

  「她現在人在哪裡?」歐顯章急忙問道。

  「她希望我不要透露她的去向及行蹤。」

  「你……」段任衡氣得不知道要說什麼。「我是她的丈夫,我有權利知道她在哪裡!」

  「沒有必要動肝火吧!段先生。」吳秀麗顯然是個十分難纏的角色,反倒是溫溫吞吞的坐進椅子裡。「事情已經鬧到這地步了,等你簽了名、蓋了章,霏安自然會乖乖出現。你都已經明目張膽的抱著女人到處張揚了,現在這麼怒氣沖天的跑來向我興師問罪,有點奇怪不是嗎?」

  「你告訴她,她一天不出現,我一天不會簽下協議書!」

  想談判?這女人比起他還差得遠!

  「那好!」吳秀麗指著門表示送客。「我還有幾份企劃要趕,後會無期了,段先生。」

  「吳主任!」歐向遠拿出老闆的架式。「我們是很誠心的請你告訴我們霏安的近況,她和段先生的家務事,希望你能從中調解,而不是從中作梗,段先生已經有了悔意——」

  「歐總,」吳秀麗點點頭。

  「我瞭解,但是以一個女人的立場,我不認為那是有悔意就能解決的事。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段先生的外遇一籮筐,霏安已經忍耐了三年,女人的青春寶貴,不值得一再浪費,而且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我支持霏安所做的一切決定。我不知道身為兄長的你們做何感想,不論你們是支持花名在外的段先生或是已經脫離苦海的霏安,那都不關我的事!要是你們想以上司的身份來壓我,逼我吐實,那麼我還是只能說很抱歉,我在歐氏的工作是企劃,並不包含調解家庭糾紛。」

  「你說的是有點道理……」歐顯章不得不承認吳秀麗言之有理。

  難怪霏安說她是個優秀的人才,段任衡被她說得啞口無言。

  「那……她好嗎?」

  「非常好。」

  段任衡期望著霏安會因此而感到些微的不愉快,甚至傷心難過,那至少都是她在乎自己的表現,而吳秀麗說她過得非常好……

  那他呢?他卻為了一個被他忽略三年的女人吃不好睡不著。


        ※     ※       ※


  浴室裡的沐浴乳用完了,找遍超市竟找不到同一個品牌,空氣裡少了霏安的味道。

  躺上兩人曾共享的大床,夜半醒來時往身旁一摸,才發現另一側少了依偎的伴侶。

  回想起霏安不管怎麼生氣,每回只要他朝她伸出手,她從來不曾吝於給自己溫柔回應,如今床的另一端空空如也,就算伸了手,也只摸得著空氣。

  而且是沒有霏安味道的空氣!

  空蕩的屋子裡剩下一個男人對著電視歎息。不知從何時開始段任衡竟然習慣了霏安陪在身邊一起看新聞,如今一個人面對電視,只感覺到孤單。

  而這種孤單,是霏安三年來所忍受的……

  一想到此,他的心開始擰了起來。

  人總在失去了以後才發覺自己曾擁有了什麼。

  伸手摸向霏安所送的手錶,「shmily」到底代表著什麼呢?

  段任衡決定走進書房一深究竟,也許可以從裡頭找出什麼關聯來。   翻遍書房裡的書,連找了三天,總算有了點小收穫。

  書本裡掉出了一大堆霏安親手做的大小書籤。每一張精巧的書籤上頭都寫著「shmily」,旁邊則畫了各式各樣的小圖案。

  霏安說了謊,那些小圖案並不像她所說的那麼醜。

  同樣都以一個長髮的女子做主題……

  有她抱著一束花流眼淚,有她傷心對著一桌子萊發呆,有她微笑地跟一個男人坐在一起看電視。有她跟一個男人擁抱在一起看星星,有她一個人紅著臉站在小小的孤島上,而脖子上留著明顯的玫瑰色吻痕……

  這些小書籤上出現的女主角活脫脫就是霏安的化身……

  而那個男人正是他自己!

  這是再顯而易見不過的了!

  他忘了那束花是自己送給霏安的,所以她流浪。

   他沒有回家吃晚餐,所以霏安對著一桌子菜傷心。

  霏安和他一同坐在沙發上高興的看著電視。

  還有他帶著霏安一起去看星星的那一晚。以及他在霏安身上留下吻痕,然後帶著她去參加那個party,她覺得自己像在一座孤島上……

  段任衡被那些看似簡易、卻又包含了千言萬語的小圖畫給震得無法動彈。

  這就是霏安心裡想說的話?

  但這些跟shmily還是無法扯上關係……

  段任衡打開霏安常使用的電腦,畫面上出現要他輸入密碼的文字,他想也不想的打了shmily,果然順利的開啟了電腦。

  搜尋著跟shmily有關的檔案,果然讓他找出了一大堆……

  老公不是shmily。

  一、他連拼都拼不出來。

  二、他不知道shmily是什麼。

  三、他仍然可以使用,反正他you是複數。

  四、因為有天我會找到我想跟他說shmily的人。

  這就是第一個檔案了,段任衡曉得霏安指的是自己。

  不過接下來她寫得更多……

  老公是shmily。

  一、我接受他和一堆女人的胡來,我沒有離開過他。

  二、我配合他在眾人的面前演戲,而且我演得很好。

  三、我忍受他在床上的求歡示愛,因為我無法拒絕。

  四、我天天為他煮一桌子的好菜,沒有怠慢過一天。

  五、我體貼他在外頭辛苦的工作,我勤於整理家務。

  六、他忘了他也有買了玫瑰送我,我還是假裝喜歡。

  七、我遵守規定陪他每晚看電視,陪著他小鳥依人。

  八、我被迫得跟一堆女人打麻將,還故意輸給媽媽。

  九、我偷偷在他的毛巾上繡了字,他依然沒有發現。

  十、我溫柔的在他需要時凝望他,希望他因此愛我。

  十一、我為他寫了那麼多……

  See how much l love you……老公。

  還有許許多多的小小文章、小小圖畫,每一篇寫的全是她的感覺,還有那一篇最重要的老夫妻「shmily」!

  就是See how much l love you!

  這些已經證實了霏安是愛著他的……

  在他做了那麼讓她傷心的事後,她沒有離開過自己,而是一直待在他的身邊。

  她的所作所為全在向段任衡證明著,她是那麼愛他!

  段任衡徹底的被愧疚感淹沒……這些日子以來,霏安是愛著他的。

  他飛奔進浴室,在他的毛巾一角上找到了繡著「shmily」的英文字母。

  拉起浴簾的一角也發現了用麥克筆寫的「shmily」,霏安倒茶給他喝的水杯底座下,竟然也有著一樣的字……

  他開始像發了狂似的找遍屋裡的各個角落。

  「shmily」果真如他所預期的那般,源源不絕的在他的生活裡冒了出來……

  鬧鐘的後方、電視搖控器的背面、枕頭裡面、還有西裝口袋裡,甚至連答錄機的背景音樂都是See how much l Iove you那首歌!

  他浪費了三年的時間在情人間找尋情感的歸處,可是卻忘了自己結婚的事實,也忘了他根本不應該那麼冷談對待霏安。

  他是霏安心裡的」shmily,而霏安也是他的shmily啊!

  他並不是因為知道了霏安愛他,所以才以同樣的愛意回應,而是……

  段任衡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她,她又是什麼時候開始進駐到他的情感中心點。

  但……他是那麼想要霏安回來……他也想在她手心裡寫著「shmily」。

  霏安不能剝奪他示愛的機會和權利!

  可是該怎麼找她?

  霏安根本不肯跟他聯絡,而唯一知道她下落的吳秀麗則視他為眼中釘,完全不肯透露半點消息。

  霏安……我該怎麼找你?


      ※     ※       ※


  霏安依然消失無蹤……

  派了幾個徵信社的人員跟蹤吳秀麗,仍查不出任何蛛絲馬跡,可見霏安將自己藏得多好。

  除了每晚從霏安的電腦裡,找出她寫的文字反覆觀看以外,段任衡找不到任何能安慰他的事物來排解他低落到谷底的情緒。

  在關掉電腦前,一個靈感突然閃進他的腦海……

  也許他有辦法找到霏安了!

  至少他能讓霏安知道他的感覺,至少他必須讓霏安知道,不只是她,他也會為她做同樣的事,證明他也是愛著她的!

  在段任衡提出這項計劃時,一直想涉足網路生意的父親段東豪欣然的同意了,段任衡立即找來了一干能手,花了一整個月的時間密集開會研究。

  「這可要花上不少錢哪!」

  歐向遠提醒道。

  但段任衡不以為意,公司原本就有意要擴展網路事業,那就從找尋霏安做為起步。

  他即將著手成立台灣最大的網路搜尋及商業購物網站。

  「這個主意太捧了!」

  在開企劃會議時,所有的同仁都對他所提出的「shmily」計劃讚不絕口,尤其是與段氏合作經營網站的歐向遠,更是一反之前反對的態度,熱烈的支持這次的計劃。
  「你怎麼想得出這麼浪漫的主意?」歐向遠不可置信的問道。

  「等找到霏安以後,你可以問問她,這是她告訴我的。」

  配合著情人節的到來,在電視上強打著「shmily」的廣告,提醒所有人到網站裡為自己的愛情做見證,而經過評審核定後,最感人的那句話可以獲得可觀的獎金。

  在開站的第一天,網站裡便湧進了數百萬的人潮,公司並同時展開了強力促銷宣傳,全台灣的電視雜誌和廣播不時會出現一則感人的廣告,僅以一句做為宣傳——

  「為了找你,所以出現了這個網站。 See how much l Love……」


      ※     ※       ※


  短短的兩個月之間,段氏所成立的「SEE」網站已然成為台灣網路市場的佼佼者,廣告接都接不完,連段氏的股票都因網路事業的發展而大漲長紅。

  緊接著而來的是發展網路相關產業,包括撥接系統以及和有線電視一同開發cable寬頻線路。

  段氏在年終的獲利足足比前一年多了兩倍,父親對於段任衡的能力也投注了相當的賞識,尤其他放眼網路商機並全心傾注於工作之上的認真,獲得了業界一致的肯定。

  段任衡身上所背負壓力與日俱增,每天花上十六個小時在工作上,疲累卻揮不去心理的空虛感。

  他史無前例的過了半年的和尚生活……

  而他的妻子——歐霏安,並未現身在他的shmily計劃裡……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