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還是沒動用過我的錢。」

  這話題上回看電視的時候不是已經討論過一回了嗎?

  段任衡怎麼會在上班時間特地跑回來再跟她討論一次呢?

  霏安即使心裡覺得納悶,但還是盡量讓臉部表情保持自然,畢竟被他逮到自己失去形象的趴在桌上畫圖已經夠羞了……

  「我最近沒有打算要買些什麼啊!」

  霏安坐在書桌上頭,眼睛正對著丈夫的胸口,她很自然的著手幫他整理領帶和領口,他今天身上穿的正是她前幾天幫他買的衣服。

  只因為他選擇了自己為他採買的襯衫和領帶,她竟然因此有點高興。

  「這個家平常總有開銷吧?」段任衡對她毫不在意的表情皺著眉。「你讓我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當我是你的丈夫?」

  他的話讓霏安訝異的抬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訥訥的提醒他,「我們已經結婚兩年多了……不是嗎?」

  這兩年來他們一直過著夫妻般的生活,除了無法分享彼此的心情,但是卻時常分享彼此的肉體,一轉眼都兩年多了……

  若沒將他當成自己的丈夫,她哪會輕易讓他碰觸自己呢?

  「這兩年來我每個月存進你銀行的錢從來沒被用過。」他似乎非常在意,臉上的表情有著嚴重的挫折。「你是我的妻子,我賺錢養你是天經地義的事,不要讓我有被你排擠的感覺好嗎?」

  「我沒有排擠過你。」他的指控讓霏安有點難受。

  難道是因為他覺得被自己排擠,所以才對外發展的嗎?

  想起段任衡的艷史霏安突然胸口一窒……難道都是她造成的嗎?

  霏安像是在證明什麼似的撲上前抱住了他。

  她從來沒有想把他排開啊!

  打從一開始都是段任衡不停的在忽視她,不停跟別的女人有牽扯的也是他,待在家裡等著他垂青的是自己啊……

  這兩年來霏安所做的只是不斷的接受,甚至包括接受段任衡的外遇。

  她有工作、她有經濟來源,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是段任衡所養的老婆,而她更不願意成為他養的人,那讓她覺得自己跟段任衡的情婦們沒兩樣。

  所以她拒絕被丈夫豢養,這樣有錯嗎?

  她只是想讓自己跟他的情婦有所區分而已,這是她唯一的堅持啊!

  霏安在心裡吶喊著……

  可是眼前的段任衡卻看不出她心裡的想法,一如這兩年來他對她的不瞭解。

  「我知道你父親對你十分慷慨,但是你已經嫁給我了,我是你的丈夫,你不能再用娘家的錢了。」段任衡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聲的說,語氣輕柔中帶著誘哄。從她緊抱著他的動作裡,他大概也明了她的激動。「更何況現在你不像以前一樣有工作可以養活自己,而我可以讓你過安心的生活,難道用我的錢對你來說是件很困難的事嗎?

  當然,那絕對會是件很困難的事,霏安在心裡回答。

  她不想成為段任衡的附屬品,不想被裝進他的所有物的框框裡,這是她唯一能擁有自我的部分。

  「我只是覺得最近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東西。」霏安躲在他胸口訥訥的說,有大多的話想說出口,但一到舌尖便全又給她吞回了肚子裡。

  「我倒是想給你很多東西。」

  段任衡深深的看著她,看得霏安渾身不對勁……難道他看出了什麼嗎?

  不會的!他永遠不會知道我在想什麼!霏安這麼安慰自己。說完話以後段任衡便帶著她出門,到百貨公司、到精品店、到任何能花錢的地方,盡情的花他的錢為她買足所有用品,從需要到不需要的,小至蒂芬妮鑰匙圈,大至名家設計的立燈。至於穿在身上的衣服,他更是大方,大手筆的砸下銀子,幫忙研究那套服裝較適合她,告訴她他喜歡自己的妻子穿什麼,也詢問霏安欣賞哪種樣式。霏安很難不去想他對別的女人是不是也是這樣?他是否也常陪伴他的女伴們到這些名店來選購衣物呢?

  但是她不能問,因為她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只能露著微笑,傻傻的跟他到處血拼,看著他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就買下那些名牌服飾,讓他把自己打扮得跟公主一般。

  他的手從頭到尾都緊緊的握著她,不曾放開過……

  這一切告訴她,她是被丈夫寵愛的妻子。

  但是她的心卻開始在發抖……

  段任衡厭倦了再跟女人玩那些感情遊戲。

  因為她們玩的遊戲愈來愈不高明,反倒是他那安靜的小妻子,竟成了他最厲害的對手。

  打從他發現霏安趴在桌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畫著圖的那一刻起,他開始有了想瞭解她的衝動。

  是怎麼樣的女人可以在對你百般溫柔的同時,卻又離你千里遠,當你覺得永遠摸不著她在想什麼時,她又會輕輕的告訴你,她就在你身邊。

  他有些被霏安搞糊塗,可是卻又逐漸在瞭解她。

  在其他方面段任衡不是很有把握,但是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不喜歡他!

  霏安故意在他出門時賴床,他只好規定她得起床幫他做早餐。

  霏安故意在他回家時睡著,他只好要求她陪他同看新聞報導。

  他是她的丈夫,這對段任衡而言是個很有利的優勢,這椿婚姻困住了霏安,她永遠不會對自己說不。

  段任衡開始覺得看著霏安無處可逃的模樣很有趣,尤其是她眨著一雙大眼說謊時的表情,帶著一點心虛和勇敢,綜合起來確實是非常新鮮,這和他以前交手過的女性完全不同。

  多可憐的霏安!她一點也不想當他的妻子。

  這是多麼容易發現的事實,他早該看出霏安的不對勁,而不是從那些她試圖排拒自己的行為上發現她無言的抗議。他想看看她什麼時候才會說出真心話,他更想看看她想要的是什麼。

  他會把霏安逼到什麼程度呢?

  也許是讓她心甘情願當他段任衡的妻子為止。

  段任衡扔掉了她的避孕藥,不得不承認當他發現她抽屜裡藏著那個東西時曾經非常的生氣。不過等他心意一轉,決定要她向命運低頭以後,歐霏安便成了段任衡最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挑戰。

  「老婆?」

  這幾天段任衡養成了一個習慣,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喚她的名字。

  霏安抬頭望了時鐘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想必他是在外頭用過餐才回來。
  「我在這裡。」她的聲音從書房裡傳出。

  「我幫你帶了你愛喝的檸檬汁,還買了兩盒哈根冰淇淋,你餓嗎?還是要去外頭吃點消夜?」他的聲音由遠而近,偉岸的身形隨著聲音的接近出現在書房裡。他將脫下的外套隨意放在一旁,走到霏安身邊看著她的電腦。「你在玩什麼?」

  「打麻將。」

  除了畫圖以外,她根本找不到別的事做,打麻將的事從辦公室裡挪移到家中,成為了她的休閒娛樂。

  他的表情有點驚訝,麻將跟他的妻子似乎連不在一塊。「你會打麻將?」

  「只是網路遊戲而已。」霏安聳肩,指指電腦。

  「下次我安排你跟我媽打,我們星期天回去看爸媽他們,你可以順便跟媽打幾圈。」

  他話一說完,霏安整個人都愣住了。

  「可是……我只會玩電腦遊戲,我沒有打過真正的麻將。」

  她除了跟網路上的牌友玩簡易麻將以外,從來沒拿過真的麻將,她甚至連一般正式的麻將怎麼玩都不曉得。

  「你胡了!快按!」

  段任衡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回答,反倒替她注意起螢幕上的戰況,甚至一手接收過她的滑鼠,一手順勢拉起她的身子,就那麼自然的搶過了她原本坐著的位置。

  霏安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該站到哪兒去,不明白自己竟然會那麼輕易的就被他騙了起來。

  段任衡突然一伸手,指示她坐上他的腿。

  霏安實在不願意在床舖以外的地方跟他分享那麼多的親密,所以遲疑了一下。

  只見他一邊玩,一邊回頭看著她,彷彿在問她怎麼還不過去?

  「過來啊!」終於,他還是開口了。

  她小小聲的逸出一聲歎息,滿懷不情願的在沒有旁人觀賞的情況底下與他共演一出恩愛夫妻戲碼。

  霏安的身體僵硬,臉部表情連帶的不自然,還好她的老公只是專心的看著電腦螢幕,什麼也沒發現。

  「你在學嗎?」段任衡問道。

  「只是打好玩的。」霏安隨意回答,她的確不是個高手。

  「你的分數有點糟糕。」

  霏安這才定睛一看,發現他竟然去查了她的積分紀錄。

  「啊!」她差點失聲尖叫.連忙制止他,還一面用手擋住電腦螢幕。「不可以看!」

  「負了三十幾萬分哪……」段任衡一臉的取笑,像是發現了什麼秘密。

  霏安只覺得臉上無光,甚至有點想找個洞鑽進去。

  「我不是很拿手,」事實上她是打得很爛沒錯。

  看著她一臉的臭樣,他突然問道,「要不要我幫你扳回來?」

  「不用了!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玩玩而已,不用那麼計較分數。」

  堂堂一個大老闆,花時間在網路上幫一個他不愛的老婆扳回分數,這似乎有些浪費。

  「我不希望我老婆輸得太慘啊!」他寵溺的撥撥她的頭髮。

  霏安發現最近他這種舉動有著日漸頻繁的趨勢,而她竟也有日漸習慣的跡象。

  不停的習慣他的一舉一動,對她似乎不是一件太好的事,因為她開始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喜歡他的寵溺。

  「除了畫圖、上網打麻將,你平常還做些什麼事?」

  他怎麼開始對她的日常生活有了興趣?

  「沒什麼特別的,我的日子很無趣。」

  就像她的人一樣,段任衡不會對她的生活感興趣,霏安在心裡想著。

  看著段任衡的側臉,他頰邊有個小東西,她伸手幫他抹了去。

  他突然轉過臉來親了霏安的手,就像是他常做這種事一樣。

  霏安的心沉了下去……

  一旦段任衡開始對她好,她便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的不在意所有事情,最近不論他做什麼,她總是會想到他是否也一樣如此對待其他女子?

  然後開始任沮喪擴散……

  她努力把眼睛固定在螢幕上,看見他又連贏了好幾把……

  「贏了!」段任衡像是想得到讚美般的回頭向她驕傲的表示。

  「你一向都是個贏家。」她無法揮去聲音裡的失落。

  而段任衡似乎發現了……

  他關掉電腦,專心的把注意力擺在霏安身上。

  深褐色的眸子像是想在她臉上找尋什麼,看得她無所遁形。

  「為什麼我覺得你跟以前不太一樣?」

  「有嗎?」她表現失常了嗎?霏安連忙裝出歡顏。

  段任衡怎麼會知道她以前是怎麼樣?他從來沒對她付出過任何關心注意。

  「老婆,我發現你抽屜裡有避孕藥。」他忽然提起,溫柔的眼神一變,突然發出代表著不悅的警訊,連帶著聲音都有些冷冽。

  那是在他告訴霏安他想要孩子之後,霏安才去買的,但她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發現。

  「我以為我們已經討論過生孩子的問題,而你當時並沒有表示任何不願意的意見。」

  她持續的無語並非段任衡想要引出的反應,他握在妻子腰上的手臂突然一緊,霏安整個人被他狠狠的拉近,幾乎緊貼著他的身體。

  「你不覺得你應該給我一點解釋嗎?」

  他的語氣聽似懶散,但手勁卻表現出他的強烈不滿,他從來沒有對霏安這麼猖狂的表示過憤怒,也許段任衡對她一直是存有不滿的,但他從未這麼失控過。

  「那……那是我很早以前買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了。」她囁嚅的說著謊,並希望他像以前一樣不會識破。

  段任衡顯然相信了她的話,也恢復溫柔的態度。

  「反正你也沒機會吃了,我已經幫你扔掉了。」

  霏安望著他,發現他眼裡有著睿智的光芒,那俊帥的臉龐竟帶著一絲魔鬼般的笑容,彷彿他看出了什麼。

  不可能啊!霏安安慰著自己。

  她一向表現良好,段任衡不可能看出自己的感覺,他不可能瞭解自己的想法,他永遠永遠不會知道她不愛他。

  永遠永遠……

  星期天,段任衡果然如他所說的,帶著霏安回到天母的家。

  丟下霏安一個人跟他的媽媽和伯母們打牌,段任衡便與父親兩人走進書房談公事去了,而霏安也在短短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裡,把老公擺在她桌上的鈔票全數輸光。
  好在霏安輸的本事了得,也讓她提早從那讓人眼花撩亂的牌桌上退下。

  她從來沒打過真正的麻將,手忙腳亂的模樣讓一群伯母、嬸嬸笑彎了腰,段任衡的母親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因為她幾乎都是放槍給段任衡的母親胡,難怪婆婆嘴裡不停說著她有多欣賞霏安這個媳婦。

  「霏安,任衡不在家,你平常就過來陪媽打打牌吧!」

  大伙聚在一起吃晚飯時,媽不停的提起。

  霏安求救似的望向自己的丈夫,希望他不要真的答應才好,但段任衡卻出其不意的說出另一樣驚喜。

  「媽,等我訂的車送來以後,霏安就可以常回來陪你了。」

  車?打從段任衡賣掉她的車以後,他們之間就再也沒討論過車子的問題,霏安出門也是隨手招輛計程車,從來沒聽他說過要買車給自己,怎麼回事?霏安狐疑的看著他,難道他……

  「哥,你買了什麼車給霏安啊?」雪蘋羨慕的問。

  段任衡回答了雪蘋的問題,可是霏安全部聽不見……

  她有種被買下來的感覺。

  她以為她已經征服那種感覺了,打從兩年多前第一次見到段任衡那天,母親便告訴她,如果她肯答應和段任衡結婚的話,那將會為歐家帶來一個全新的機會。

  她是多麼不願讓母親失望!

  在全家人都期待她能嫁給段任衡的時候,她要是能嫁給他,母親在歐家的地位也許會因此而提升,母親就可以在其他生了男丁的阿姨面前抬頭挺胸,因為她唯一的女兒才是真正救了歐家的人。

  在嫁給他的前幾天,霏安反覆告訴自己:她不是在賣自己的幸福,她更不是被他給買了去。他們只是結婚,結婚是兩個人想在一起,所以才出現婚姻的制度,讓兩個人名正言順地住在一個屋簷下。

  段任衡是個好看的男人,她是想跟好看的男人在一起的,郎才女貌,這樣搭起來多麼的美妙,嫁給他並沒有什麼不好。

  而且婚後她有了工作,井沒用過段任衡分毫銀兩,這就像是在向她自己證明她不是他豢養的女人,更不是他買下來的妻子。

  如今什麼都變了,段任衡不像以前那樣放任她,他開始要求她做個妻子,而且是一個真正的妻子,甚至要求霏安必須當個母親,而她開始覺得這個假婚姻快要成真了……

  這恐懼在他們回家的路途上變得更加真實。

  「其實我並不需要車子,你不用花那個錢的。」霏安撐起笑臉,希望他能打消那主意。

  「一輛車算不了什麼,你出門會方便一些。」他看著路況,自如的操縱著方向盤。

  確實不算什麼,以他雄厚的財力,霏安當然知道一輛車對他而言不算什麼。

  她只是不願意啊!她不甘心淪落到被她不愛的人也不愛她的人所買下,她寧可段任衡窮一點但卻愛她一些,她可以什麼都不要,只要一個可以跟他說shmily的人。

  她無措的別開臉;任著手在車窗上亂畫著,在她差點寫出「shmily」的時候及時止住。

  而段任衡也在此時伸過大掌握住她慌亂的手。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買BMW嗎?」他朝霏安神秘的笑笑。

  「我不知道。」

  霏安搖搖頭,吸了吸鼻子,順便縮了縮身子,假裝因為空調過冷,掩去她鼻頭髮酸的跡象。

  段任衡注意到她發冷,伸手將冷氣關小了些,然後才回頭對她微笑地道出答案

  「因為你是我的妻子啊!」

  Be my wife……BMW!

  在霏安明白的同時,也掉進了冰窖裡……即使關掉冷氣,她還是冷得頭皮發麻。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