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下著滂沱大雨,柯曉琳卻又忘了帶傘。她望著窗外發呆,眼見手錶上的秒針漸漸地接近五點,偏偏今天把家門的鑰匙忘在家裡;此時的曉琳焦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只見身旁的同學已經開始毛躁了起來,再過一分鐘就放學了,國文老師因為擔心同學趕不上進度,並不準備提早放學,怎知天公不作美;這些不長進的學生們雖然眼睛望著課本,實際上卻偷偷地瞄手錶,心早就飄到九宵雲外了。

「五、四、三、二、一!耶!放學了!」一群學生衝出教室,根本就不把大雨當成一回事。曉琳被擠在人群中,心情更是鬱悶,當她走到教學樓的樓下時,每個人都衝到校車停放區坐校車。只有她孤伶冷地站在走廊,想起去年的那一場大雨,她為了趕校車,結果不但感冒,還感染了肺炎,差點喪命!

從此以後,曉琳的母親再也不准她淋雨;她自己也不敢。眼見校車就要啟動了,看來只好等雨勢變小一點再打電話到姐姐的公司,要她下班時順道來接她回家。

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一個男孩子匆匆地從樓下衝下來,差點撞到曉琳。

「啊!對不起!」他道歉,看了曉琳一眼之後問道:「妳也是坐校車的吧?怎麼還不去坐車呢?! 」

「我…我沒帶傘。」曉琳膽怯地說。

「我們一起走吧!校車快開了。」也不等曉琳同意,那個男孩就把曉琳給拉到他的傘下,但當他們趕到校車區時,已經太遲了。

「只好坐公車了。妳坐哪一線?」男孩道。

「和平路。」曉琳回答。

「和平路?真巧!我是信義路!」

他們走到公車站的時候,正好趕上公車,而曉琳便順理成章地站在他身邊,車上的一些女學生不時地閃著欣羨的眼光。

「哪!給妳。」他遞給她一包面紙:「把臉擦一擦吧。」

「謝謝。」

「我叫簡昱倫,妳可以叫我阿倫。」

「我…柯曉琳。」曉琳害羞地答道,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動,她從沒跟男孩子這麼靠近過。

「妳一向都不喜歡淋雨嗎?」阿倫問道。

「嗯。」曉琳點點頭:「怎麼那麼晚了,你才從樓上走下來?」

「要做科展啊,日期快截止了。妳…是不是為了什麼事而煩心?」細心的昱倫一眼就發覺曉琳看起來悶悶不樂的。

「我忘記帶家裡的鑰匙了。不能進去。」

「妳家人不在?」阿倫問道。

「嗯,爸媽出差,姐姐要上班,她最近又在趕一個企畫案,九點才能下班。」

「那妳! 不就在家門口等?」

「也許吧。」曉琳蹙著眉。

阿倫沉默了半晌,當公車將駛到忠孝東路時,阿倫遞給曉琳一把鑰匙:「到我家吧!我今天要補習,所以不能和妳一起回去,但是我家就在信義路『咖啡因』對面,我姐姐在家的。」
阿倫說完,就跟著人群一起下車。

曉琳猶豫著該不該到他家,不過,他看起來不像別有企圖,他也說過他姐姐在家,而且他家又剛好在『咖啡因』對面,離公車站很近,她也只好暫時到他家了,於是曉琳便在信義一站下車。曉琳用阿倫給她的鑰匙,打開他家大門時,阿倫的姐姐正好在打掃客廳。

「妳是…」阿倫的姐姐一臉狐疑的表情。

「阿倫叫我來的,因為我忘了帶家裡的鑰匙,只好先到妳家。」曉琳連忙解釋。

「喔!請坐呀!我叫簡昱芳,阿倫的姐姐。」昱芳姐說完笑道:「妳是他的女朋友嗎?」

「不!不是!」曉琳連忙搖頭,然後膽怯地說:「我們在同一所學校唸書,而且今天才認識的。」

「喔!這樣啊!阿倫就是這樣,總喜歡把同學帶回家。沒辦法,媽媽很早就過世了,爸爸又在大陸經商,我們姐弟倆倒挺無聊的;所以阿倫很喜歡同學到我家來。」

曉琳專注地望著昱芳姐說話的樣子。
「不但這樣,他心地很善良,常撿一些貓狗回來,我帶妳到後院看好了。」昱芳姐說完把曉琳帶到後院,裡頭一堆小貓、小狗。

「也不知道阿倫是怎麼訓練的,看!貓啊狗啊竟然相處得很融洽。」昱芳姐說完笑道:「累了吧?我帶妳到客房休息。」

於是曉琳就暫時在客房裡歇息,大約八點,曉琳撥通電話到姐姐的公司,怎知姐姐的企畫案必須趕在明天完成。

「曉琳啊!真是對不起,今天要加班得更晚,什麼?妳在同學家?那好,我晚點再去接妳,拜拜。」曉琳的姐姐匆匆地掛上電話,看來她今晚趕企畫案趕得暈頭轉向囉!

『真不負責任!』曉琳心中忿忿不平。

樓下傳來門鈴聲,昱芳趕緊為阿倫開門:「阿倫,你回來啦!你的同學在客房裡等你。」

阿倫習慣地到廚房裡喝杯開水,然後走到客房:「柯同學,妳姐姐還沒來接妳回去呀?」

「她要延長加班時間。」曉琳說完,嘆了口氣。

「這樣吧,我陪妳聊天,妳也不致於太無聊。」

「好啊。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於是曉琳和阿倫徹夜長談,談學業,談理想。

阿倫有一雙大眼睛,鼻樑極挺,眉毛濃淡適中,再加上天生的衣架子,使他成為全校女生競相追逐的對象;但他卻始終親切、樂觀、絲毫不驕傲、做假。他有超出同齡的氣質,所以阿倫一直是女孩們心中的白馬王子,當然!他也是她的白馬王子。而今天,夢幻般的邂逅,使她不再對雨季存有任何恐懼感。

曉琳愛上雨季,就從那時開始。阿倫的傘下,開始多出一個可愛的女孩-曉琳。從此以後,曉琳不再帶傘。

他們每天一塊兒回家,一起做功課,甚至一起出去玩,像對情侶似的,實際上,也是如此。

阿倫喜歡玫瑰花,所以曉琳每個月總會選不定期的一天送阿倫最! 喜愛的玫瑰,而他也毫不吝嗇地回送曉琳一本他自己製作的數學講義,他們就在彼此給的驚喜中過生活。

今天,曉琳又出奇不意地送給阿倫一束玫瑰花,阿倫高興地握著曉琳的手。

「妳知道嗎?妳送的每一束花我都保存得很好,都沒丟呢。」

「真的嗎?別騙我喔!下次到你家臨檢!」曉琳聽了阿倫的這一席話,更是笑得開心,漾開
了一臉的璨爛。

阿倫超級浪漫,曉琳總是期待著週末的來臨,她要和阿倫一起到山上數星星,到海邊看夕陽。七夕-阿倫的生日,曉琳帶著一束鮮紅的玫瑰和一個紅褐色的音樂盒,決定親自把玫瑰花送到他家。阿倫今天正好要補習,昱芳姐招呼過曉琳之後,便又開始整理晚飯後的餐桌。

昱芳至今仍不知道曉琳對阿倫的心意,於是隨口說道:「曉琳,今天是七夕呢!阿倫就是在今天出生的;看來,他今天又要到到好幾束玫瑰花了!阿仁這孩子,因為太善良了,總是不忍傷人的心,每個人送的花,他都很細心收藏,他的房間啊,都快變成花園了。每次幫他整理房間時,我叫他把放得較久的玫瑰花丟掉,你知道他怎麼說嗎?他竟說:『每朵花都是一顆心,怎麼可以傷害人的心?』最後還是我偷偷幫他丟的。」

昱芳說完,又忙著把桌! 子擦乾淨:「到樓上等阿倫吧。」

曉琳聽了,心中一片震驚,難道阿倫的房間,不是只有收藏她送的玫瑰花?曉琳走到樓上,輕輕地推開阿倫的房門,這是她第一次走進阿倫的房間,整個房裡的玫瑰花香溢了出來。裡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玫瑰花,鮮紅的、淡紫的、粉紅的、淺藍的、枯萎的、褪色的。

曉琳茫然地嗅著玫瑰花香,她送的玫瑰花,阿倫的確都收了起來,但她卻花了近乎二十分鐘的時間才找到自己曾送的玫瑰花。阿倫並沒有說謊,他很仔細地保存她送的花,但他也隱藏了一些事實,他並沒有告訴她,他的房裡,也有別的女孩送的玫瑰花。

曉琳嗅著阿倫的「玫瑰花園」,濃烈的香郁使她感到一陣暈眩,幸好曉琳連忙抓了桌子,才倖免跌跤;但卻不小心按了阿倫的電話留言鍵,一個個聲音從電話裡傳出來:「阿倫,謝謝你的手帕,我手上的傷已經好了,只是你的手帕上面沾滿了血,不好意思還你。聽說你喜歡玫瑰花,我下次送你,好嗎?茱莉。」一個清脆而悅耳的女孩聲音。

「阿倫,我是凱楠。我今天沒有去補習,以後也不去了。因為聽說明美愛上你了。這是遲早的事,在我們約會時,明美就常常談到你,再加上上次她沒有搭上最後一班公車, 還是你陪她坐車回家的,而且聽說車錢也是你付的,於是,明美就愛上你了。我並不怪你,因為在補習班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只希望你,不要傷害明美。」一個低沉而難過的男孩聲音。

曉琳聽完一個個的留言,才恍然知道,不管男孩女孩,阿倫對每個人都好,不但女孩子喜歡他,男孩子更視阿倫為至交。博愛如他,曉琳只是眾多女孩中的其中一個。已經過了九點了,阿倫早該回來了,但樓下卻沒有絲毫動靜。到底有多少人喜歡善良、貼心的阿倫呢?或許想要跟!
阿倫約會的人還得要排隊掛號,曉琳只怪自己沒有提早跟阿倫「預約」。

「今晚…你在陪誰看星星呢?」曉琳喃喃自語。

樓下傳來門鈴聲,曉琳從窗外往下看,阿倫的手中抱著三束玫瑰花,正在門外等候昱芳開門。

「阿倫!你怎麼又帶那麼多花回來?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女孩怎麼有那麼多閒錢?」昱芳說完,讓阿倫進屋子裡。

曉琳連忙關上阿倫的房門,匆匆地跑到樓下;而阿倫,習慣地在廚房裡喝開水,於是,他便錯開了和曉琳見面的機會。

「對不起,突然想起家裡有事,先走了!」曉琳對昱芳打聲招呼即欲離開。

「阿倫才剛回來呢!」昱芳說道。

「家裡真的有事,我得趕回家!」曉琳說完便急忙地走了。

「剛剛誰跑出去?」阿倫從廚房裡走出來。

「曉琳啊!在家等你好久了!剛剛卻又說家裡有急事,趕回家了,只是她的眼睛紅紅的,好像在哭。」

阿倫回房,放好手中的玫瑰之後,瞥見床舖上一束玫瑰花和一個音樂盒,上面附帶一張卡片。

阿倫:
  生日VS情人節快樂!
  有你的日子,我感受到的,只有喜悅!
              曉琳

阿倫看了,心中十! 分地感動,簡單的幾行字,卻字字瑰璣地被阿倫珍藏在心裡。打開音樂盒,裡頭傳出醉人的旋律,一整盒的情詩和曉琳衷心的祝福,阿倫微笑,覺得好窩心。人緣極佳、交遊廣泛的阿倫,望向電話的留言鍵,燈並沒有亮,遲頓的他,並沒有察覺任何異樣。曉琳在回家的路上哭了,想要握緊手上的鮮花和音樂盒,才想起剛剛已把它們忘在阿倫的房裡。

「算了,反正本來就是要送他的!」曉琳自我安慰著。只能怪自己,昱芳今晚說的話,她可以不聽信,她卻因為好奇心作祟而走進阿倫的房間。她還能裝作無所謂,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昱芳姐總說阿倫善良,容易心軟;可是,他的善良、他的心軟卻使他流於濫情!如果曉琳不知道事情的真像,她還可以貪婪地依偎在阿倫的懷裡,是敷衍也好,是虛偽也好,同情也好,善意也好;只要阿倫在她身邊,就好!
次日到學校上課時,阿倫和曉琳在走廊上不期而遇,阿倫隔外熱絡地對曉琳微笑,而曉琳-卻以逃避代替以往親切的回應。她才不像羅娟!交往兩年的男朋友,在PUB裡搭上一個火辣辣的女孩,大他三歲不說,他還跟她上床!沒想到兩年真摯的情感竟比不上虛幻的一夜情!也許肉體的! 觸感比心靈的交流更真實。只有像羅娟那樣單純的女孩,不但出席在心愛的男友的婚禮,還笑著對他說恭喜!其實羅娟的內心早已淌血了。

曉琳一天兩天的逃避,阿倫似乎也察覺出來,爾後,也漸漸地疏遠曉琳。阿倫雖不知曉琳為何逃避他,一向不願使人難過的他,難道在無意中傷了曉琳的心?最後,才驚覺他生日那天,姐姐對他說:「…只是她的眼睛紅紅的,好像在哭。」

而且,那天,曉琳的玫瑰花和音樂盒放置在他的房裡,她一定看到了滿房的玫瑰。他和曉琳相識才短短的三個月,但玫瑰花卻充滿了整個房間。而且,當天也沒有朋友們的電話留言,留言已經被曉琳聽過了。阿倫頓時恍然大悟,他終於明白曉琳逃避他的原因!

當他補習完回家之後,房裡的玫瑰花香兀自濃烈,也許-玫瑰花真的太多了…

今天放學時,仍舊下著雨。可憐的曉琳,還是忘了帶傘。而阿倫呢?阿倫的傘下,卻換了另一個女孩…

『不管了!感冒也好!肺炎也好!最好就這麼死掉算了!』曉琳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了,趕緊坐校車才是要緊的事。

曉琳和阿倫分開已有三個禮拜了,她也好久沒有見到他,聽朋友說:他出國了,原本就有美國國籍的他,到國外唸書了。

麗華連忙拉住曉琳:「曉琳,幫我把數學講羲拿到阿倫家好不好?借好久了。我搬家了,沒有到原本那間補習班補習了。」

「阿倫?早出國了!」曉琳答道。

「三天前就回來了!」麗華又說。

「他不是到國外唸書嗎?」

「才不是呢!他只是到國外衝刺英文罷了。」

「可是…我…」曉琳不想答應,卻又不好意思拒絕。

「拜託啦!阿倫叫我今天一定要記得還他,他明天還要考試!」麗華說完,逕自把數學講義塞到曉琳手中就急著趕校車了。

曉琳望著手中的數學講義:『今天…阿倫要補習,昱芳姐也不知道我和阿倫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若無其事地,像平常到他家作客一樣…』

當曉琳坐車到阿倫家時,按了許久的門鈴都沒有人來應門,曉琳下意識地掏書包,阿倫以前給她的那把鑰匙還在。說要忘記阿倫,其實是在自欺欺人。也許…還很愛他吧。

曉琳打開阿倫家的大門,準備把數學講義拿到阿倫的房裡-那個充滿玫瑰花香的地方。

當曉琳打開阿倫的房門時,裡面不再是濃郁的香氣,只是淡淡的花香。裡頭,只有五束玫瑰花和一個裝滿情詩的音樂盒-那都是曉琳送的。曉琳看了,眼淚潸然落下。

? ‘~依舊下著雨,現在正值雨季。

正當曉琳準備離開阿倫的房間時,電話突然響了,曉琳習慣地拿起電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

是阿倫打回來的。

「姐!我把手提袋忘在校車上了,傘和皮夾都在裡面!現在正下著大雨,來接我回去吧!拜拜。」

曉琳看著牆上的鐘,已是九點了,昱芳姐卻又還沒回來,也只好自己去接阿倫了。也許見了面會很尷尬,但曉琳對阿倫的情意卻仍然沒有改變;她捨不得他淋雨,就像他以前一直為自己撐傘一樣。曉琳並不知道阿倫家的傘放哪裡,只好帶自己的…。到了補習班門口,阿倫獨自站在補習班外等昱芳去接他,他並不知道:接電話的人,不是昱芳。

「阿倫…」曉琳怯怯地說。

「曉琳?」阿倫驚訝地說:「妳怎麼會在這裡?」

「來接你的。」

「來接我的?」阿倫喜出望外地說道。

「嗯。」曉琳點頭,微笑著。

阿倫走進曉琳的傘下,如往常一樣,為她撐起傘:「我姐叫妳來的?」

「不是,她不在。電話是我接的,那時,有同學託我拿數學講義到你家給你。」

「喔,原來如此。」阿倫態度平常,依然如昨日。

「你房裡的玫瑰花…」曉琳欲言又止地說道。 !

「都扔了,只剩妳的。」依舊是溫柔而感性的語氣。

「為什麼…?」

「因為妳值得。」

此時,曉琳已泣不成聲,阿倫趕緊掏出手帕為她拭去眼淚。

「我以前很討厭雨季。」曉琳說:「但是自從認識你以後,我就很想告訴你,我已經愛上這樣的雨季…」

「我也是。」阿倫趕緊脫掉身上的外套,覆在曉琳身上。餘溫熱絡著曉琳在冷風中的身軀。

他擁著曉琳:「我愛上這樣的雨季,愛上這樣的妳…」

ps:因為下雨天也讓我認識我現在的女朋友因為她知道我很喜歡妳(小賜兒)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lay323251
  • 呼呼 很幸福的樣子哦 xD
  • 是的 希望你也可以

    冰川炎熇 於 2009/07/10 01: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