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很簡單... 
這是個很輕很淡的故事,卻一直一直深深的停留在我的記憶..............
「鋒齊!猜猜看這張紙條裡的數字是多少?」
「嗯!.....3587」
「哇靠!鋒齊真是屌,每次都百發百中」
「對呀!鋒齊,下次猜猜教授的論文題目是什麼吧?」
「不行!你們這些傢伙只會想些有的沒的,那像我,應該多用點心關懷國家政情、民間疾苦.....」
「靠!出張嘴你最會......」
一票大學生圍坐在速食店裡和著一個叫─鋒齊─的大男孩一起討論著他的〝超能力〞,其實在鋒齊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有些許預知的能力常常能猜中撲克牌的數字及別人寫在紙上的符號,漸漸的隨著年紀的增長能預知的事情也越來越多、越來越精準,甚至可以預見隔天的考卷及統一發票開獎號碼但是也由於如此異於常人的能力使得,鋒齊的父母感到有點擔心兒子的特殊能力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而帶著鋒齊尋遍各名嘴神算,終於在屏東鄉下的一個瞎眼駝背老頭那裡得到了最重要的忠告:「小子呀!你的能力是老天爺給你的,就像外面許多算命一樣,有預測未來、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世上事,有因就有果,為什麼我會瞎眼又駝背,就是我也有常人所沒有的能力,而擁有這能力的代價就是必須以身上的某一樣東西交換,例如瞎眼、聾啞、殘疾、破財、失親等等,唉!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你要有別人所沒有,自然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代價;而你現在依然四肢健全耳聰目明,那是因為你沒將這個能力運用在別人身上,如果,有一天你一旦使用了,那可是觸犯天條,就勢必付出相對的代價呀!切記,切記。」
因此鋒齊的父母自小總是不斷的告誡他:〝決對不能使用自己的超能力在別人身上。〞
正當一票同學嘻鬧的正HIGH時速食店門口進來了一位女孩,鋒齊停止了和其他同學的打鬧專注的望著那名長髮女子,鋒齊看著她慢慢的走向櫃台立刻起身也趕往她旁邊的櫃位,只聽到那女孩向服務人員說:「給我一份麥香魚餐,飲料換柳橙汁」鋒齊偷偷瞄著她順便假裝自己也要點餐。
「喂!鋒齊在搞什麼?桌上一堆薯條吃不完,他還要點什麼?」
「哇那栽?可能要把妹妹吧!」
「喂!對耶,旁邊那個美眉還蠻正的喔!」
「夠了!你們幾個,這個機會就讓給鋒齊吧,十九歲了,老是〝雙手萬能〞也不是辦法」
「不會呀!我還不是一樣沒!美眉」
「靠!人家那像你,頭可以放到自己大腿的中間,這輩子都可以不求人.......」
「小姐,這是您的麥香魚餐,一共是一百二十五元」
「好,你等一下」那女孩將皮包打開正準備拿錢出來,「咦!我.....我明明帶了一張伍佰元的,怎麼........」那女孩慌忙的翻著她的小包包。
「這.....對不起,小姐我的餐可不可以待會再來拿........」女孩滿臉通紅的道歉著。
「小姐,這裡有一百五十元。」鋒齊不慌不忙的將錢遞給櫃台的服務人員。
「呀!先生,這.....這怎麼好意思....」女孩急忙的向鋒齊推辭著。
「沒什麼!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江湖兒女,拔刀相助,人之常情」鋒齊顯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我想當下的情況,誰都會表現出這副死樣子吧!
「那....先生,你留個電話,我好把錢還給你」
「電話當然要留,不過錢不用還了,改天換妳請我好了」
真是了不起的招式,雖然有點老套,不過倒是挺管用的但是前題之下,是你必須有超能力能知道那女孩身上帶了多少錢,當然故事的發展都是這樣的鋒齊和心卉自然成了男女朋友。
只是世事並非如童話般都會有完美的結局..............
「鋒齊!你又在嗯嗯咿咿的哼什麼歌?」心卉不解的問到。
「『愛,很簡單』陶吉吉的歌」鋒齊認真的回答著。
「『愛,很簡單』?嗯!對,愛其實真的很簡單,只要去想著一個人,去對他好,去想想他去愛他」心卉抬頭望著天空獨自的說著。
「對呀!其實愛本來就是最簡單的事,一種存在人體內最基本的元素,會因為所碰到的人,而自然的被激發出來」鋒齊邊說邊輕輕的將心卉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嗯!但是還是有太多人將愛變得複雜,而變了質,太多人的愛是要對方相對的付出,要牽絆對方、要完全佔有對方,而這樣的愛讓自己也變得複雜、變得不快樂」
「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這首歌」鋒齊邊說邊繼續哼著「可是.....唱的好像不太對」心卉疑惑的看著他「那是因為歌詞還記不熟」「不是,我是說你唱的key不太對......」

「心卉!期末考快到了耶,可不可以請妳男朋友預測一下這次的題目呀?」
「不行!雅玲,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他的能力不能亂用,否則.....」
「否則怎摸麼樣?」雅玲好奇的追問著。
「唉呀!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是不行就對了」
「可是妳們也在一起半年多了,試一下又不會怎樣」雅玲不斷的蠱惑著心卉。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雅玲,妳再這樣我要生氣了」心卉瞪大眼睛的看著雅玲。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那考完後我陪妳去逛百貨公司好了」
「嗯!那我先打電話給鋒齊,跟他說一聲」心卉邊說邊拿出行動電話撥號....
「嘟.......嘟........」
「喂!你好」
「鋒齊呀!是我,今天下課後我會跟雅玲逛百貨公司,順便買你的生日禮物」
「今天呀!去那家百貨公司?」
「嗶──」
「糟糕!鋒齊!我的手機快沒電了」
「喂!心卉,是哪家百貨公司?」
「應該是SOGO......」
「嘟────」電話那頭傳來手機斷電的聲音。
令鋒齊焦急的不是未講完電話而是心中莫名昇起的一股不安...................
百貨公司裡的人潮像以往般的穿流不息嬌小的心卉和雅玲幾乎快淹沒在人群裡。
「哇!好多人喔!」雅玲不停的抱怨著。
「好啦!東西都買完了,趕快擠到門口去吧」心卉提著兩大袋商品往門口努力的擠著。
突然間,門口處傳來陣陣喧嘩,許多原本要出去的人竟全部往回跑,剎那間的舉動和慌忙令不少人不知所措的觀望著,就在人潮逐漸散去時赫然出現在門口的是一群手持槍械的矇面搶匪,這群搶匪一進門後便朝天花板連開數槍,嚇的所有人四處逃竄。被眼前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呆了的心卉和雅玲正想轉身和其他人一起逃離時,心卉卻一把被其中一名搶匪緊緊抓住。
「呀!放開我.....」心卉掙扎的大叫著。
「心卉!心卉.....」雅玲回過頭想拉住心卉卻被後面的人潮推擠到門外.......

「喂!鋒齊,你們快過來聽,大新聞耶」
「....現在為您插撥一則新聞,今天下午位於忠孝東路上的彰化銀行,遭到六名矇面歹徒行搶,歹徒在行搶過程中因誤觸警鈴,而遭當地員警圍捕,其中四人駕車衝撞員警,轉而逃往SOGO百貨公司,並挾持許多人質,現正與警方對峙中........」
「SOGO百貨,糟了!心卉她......」鋒齊話還沒說完拎著背包衝出了教室朝著大門口一路狂奔。
「喂!鋒齊,下一堂還沒考完呀.......」
「搞什麼?想轉行跑新聞呀!」
「跑新聞也不錯呀!總比你一天到晚練頭放大腿中間的瑜珈好」
「唉!我練瑜珈有什麼不好,一輩子自給自足......」

「裡面的歹徒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限你們三分鐘內釋放人質,否則我們警方就要採取攻堅行動.....」
「砰─砰─砰─砰」署長話還未說完,只聽得鎗聲大作歹徒從百貨公司內朝外面的員警開槍並推出一名中年婦人,頓時間所有的員警及危安特勤小組皆已就位只等署長一聲令下開始攻堅,婦人顫抖的緩緩走出百貨公司門口四周寂靜的彷若一片死城,婦人每走一步踩著地上碎玻璃的聲響都深深的印入現場所有人的心中。
「不......不....要......開..槍......」婦人顫抖著極具害怕的哀嚎著。
突然百貨公司內傳出極為強悍的叫聲打斷的婦人的求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準備好一台加滿油的直昇機,還有,撤退所有的警察,不然....」
「砰─」話還沒說完突如其來的鎗聲震驚所有人,鎗聲仍迴繞在凝結的時空裡時婦人已然應聲倒地大量的血泊如岩漿般漫流開來,現場頓時一片驚聲尖叫兩名和槍實彈的霹靂小組立刻上前將婦人拖了回來。
「看到了吧.....」百貨公司內又傳出令人喪膽的聲音。
每一位特勤人員都立刻將子彈上膛一致的發出「鏗鏘」的聲響。
「如果你們不照著作,十分鐘後這棟大樓就會爆炸,趕快去準備吧,時間還剩下九分四十五秒..」署長立刻按下手上的電子錶時間設定為倒數九分四十秒。

「雅玲!雅玲!心卉呢?」鋒齊在紛亂的人群中抓住雅玲的手問到。
「鋒齊你總算來了,心卉她.....她..被匪徒抓住了」雅玲著急的哭了。
「這.....」鋒齊被這消息給震住了他所預料的事果然發生了,在剛才的電話中來不及告訴心卉的事真的應驗了。
「對了!你不是有預知的能力嗎?剛才署長問我時我有告訴他,你趕快告訴署長,匪徒在哪一層樓,快!再五分鐘他們就要炸掉整棟大樓,心卉,心卉還在裡面呀!」雅玲催促著鋒齊說著。
「可是......我.....」鋒齊猶豫著,因為他深深知道他的超能力一旦使用出來的後果──觸犯天條。
「快!沒時間了,不要再猶豫了.....」雅玲拉著鋒齊的手來到署長的身邊。
「署長先生,這位就是我剛跟你說的,有超能力的人」
「哦!真的嗎?年輕人」署長質疑的看著鋒齊。
鋒齊頓了一下點頭道,「嗯!」
「可是口說無憑,而且人命關天,我們現在決定攻堅,我不能相信你所謂的『超能力』,那太冒險了」署長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兩人離開,要其他警察將他們請走。
「2874-6631」鋒齊突然講出一串的數字。眾人以為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號碼,不過卻讓署長著實的嚇了一跳。
「0932-113-224 民國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鋒齊接著又說出一連串奇怪的話。
「好了!我相信你」署長揮手要求警員放開他,因為鋒齊所說的第一組號碼是署長家的電話,而第二組號碼則是署長的行動電話號碼及出生年月日。
「署長!你放心吧,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該相信『R527D2』,更何況我的女朋友還在裡面」鋒齊說出的第三組號碼確確實實的撼住署長,就算有人知道他的電話號碼或出生日期,也不以為亦但連他太太都不知道的保險箱號碼能說的出來的,可不是泛泛之輩。

「怎麼樣?感應到了嗎?他們在幾樓?」署長著急的問著鋒齊。
「等....等一下,我....感覺很微.......弱,人太多了」鋒齊緊閉著雙眼,額頭不斷落下斗大的汗珠。
「要快!時間快到了」署長一再催促著。
「我....我.....」鋒齊脹紅了佈滿青筋的臉。
「所有人員就定位,A隊?」署長對著無線電佈署著,「A隊就位」
「B隊?」,「B隊就位」
「C隊?」,「C隊就位」
鋒齊聽到無線電那頭傳來的聲音,卻焦急自己一直無法感應到手持引爆器的匪徒。
「直昇機還沒準備好嗎?10.9.8.....」匪徒開始大聲的叫囂。
「怎麼樣?找到沒?」署長不停的催促著。
「呀!鋒齊,你可以感應心卉的位置,抓心卉的應該就是匪徒的首領」雅玲突然想到當時的情景。
「7.6....」匪徒繼續倒數著。
「我......嗚......在.....在三樓,左....左邊數來第五個靠近窗戶穿黑....黑衣服的人」鋒齊爆滿了青筋的臉大叫著。
「5.4.3....」
「C隊,在你的位置,看到了嗎?」
「OK!看的非常清楚,I GET IT」
「2.1....」
「砰鏘─」清澈而響亮的鎗聲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穿著黑衣的歹徒應聲倒地,所有的特勤人員朝百貨公司內發射摧淚瓦斯及散光彈,每個幹員臉戴防毒面具衝入百貨公司內,在一陣驚慌中特勤小組準確的擊斃了匪徒,所有人質安然獲救..........

「鋒齊....」獲救後的心卉抱著鋒齊大哭。
「沒事!沒事了啦!」鋒齊撫順著心卉的長髮輕聲道。
「心卉呀!這次多虧鋒齊的超能力,才會這麼順利獲救」雅玲在一旁讚賞著鋒齊。
「什麼?鋒齊你.....」心卉驚訝的看著鋒齊不知是眼淚還是自己的精神有點恍惚,在心卉眼中的鋒齊竟有模糊與不真實。「可是!鋒齊!你...你不是....」心卉焦急的想問鋒齊。
「沒....沒事,我們快走吧,待會記者會越來越多」鋒齊緊緊摟著心卉快速的離開現場。
坐上鋒齊的車後心卉一直不住的關心著鋒齊,鋒齊只是淡淡的對她說:「我沒事,我只是希望妳能知道,不管我怎麼做,全都是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為了妳」
送心卉回家時一路上,鋒齊沒再說話只是專注的看著前方。

當車行至仁愛路和敦化南路口時,車輛突然失控打滑,強烈的煞車聲在地上畫出道道黑痕及陣陣白煙,鋒齊試圖將車停下,但剎那間似乎煞車、方向盤全不管用了,車子像甩出去的鉛球,再也控制不住它的落點,朝迎面而來的貨櫃車撞上......
事故現場一片狼藉,散落四處的玻璃碎片和不斷閃動的雙黃燈,鋒齊的車整輛橫撞上貨櫃車的前頭,駕駛座幾乎被撞得稀爛,奇蹟似的心卉只受到些微的擦傷,心卉搖了搖身旁的鋒齊,卻看見鋒齊滿身是傷且額頭上鮮血如注的流下,心卉驚慌的衝下車,並使勁的鋒齊拉出車外,此時附近圍觀的群眾也來幫忙,在一陣手忙腳亂的搶救後,心卉將鋒齊緊緊的擁在懷中,失聲的哭叫著:「鋒齊!你振作一點,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鋒齊全身是血,嘴角還一直泊泊的流出鮮血,心卉不停的擦拭著鋒齊嘴角的血,只是鋒齊所流的血漸漸由鮮紅轉成暗紅,並大口大口的吐出。
心卉大聲的唉叫著:「救護車呢?救護車怎麼還不來?」
心卉的眼淚和著天空微微的細雨落在鋒齊的臉上,鋒齊微弱的睜開雙眼,勉力的伸出滿是染紅鮮血的手撫慰著心卉。
「來.....不...及了......我...咳....我....已經...觸...犯天條....這是...我...早該.....咳....知道的....我沒有......後悔....只要...能..為妳..」
「鋒齊!........老天爺呀!您要懲罰就懲罰我吧,不要這樣對待他呀......求求您...我求求您....」

一年後的今天,心卉帶著一大束的白玫瑰來到這個路,這一年中心卉沒再經過這個路口即使是坐計程車,心卉也會刻意要司機避開這裡,為的是怕自己觸景傷情,畢竟世上沒幾個人能接受自己最愛的人死在自己的懷裡。
一年後,心卉再次來到這個地方,當計程車轉入仁愛路時,原本撥放新聞的電台突然撥出: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陶吉吉的歌,那是鋒齊最愛的一首歌,心卉聽得眼淚卻止不住的落下,當心卉下車時卻赫然發現,所有的店家、百貨公司及附近的唱片行竟然同時撥放這首歌,而且同一時段、同一旋律在一直不停的撥放。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愛的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決擇 沒有後悔 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 喔~ I love you! !  無法不愛著你 baby 說你也愛我 I love yo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不可能更快樂 只要能在一起 做什麼都可以 雖然世界變個不停 用最真誠的心 讓愛變得簡單  I love you 我一直在這裡 一直在愛你 I love you (yes I do) 永遠都不放棄 這愛的權利 如果你還有一些困惑 請貼著我的心傾聽 聽我說著愛你 (yes I do) 我愛你
所有的人都走到馬路上,聆聽這突如其來卻熟悉且讓人舒適的旋律,沒有人去理會為什麼所有的電視台及電台皆同時撥放這同一首歌,只是仔仔細細的欣賞品味這動人的歌聲,當音樂重複撥放三次後,音量似乎漸漸變小,轉而出現一段磁性聲音的口白:心卉,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沒有後悔,只要能為妳..................
口白結束後所有的電台及有線電視皆撥回原有的頻道,每一個電台的工作人員都在尋找,剛剛的音樂及口白從何而來,但這些對心卉而言都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曾經有個男孩子為了她、為了愛,付出一切,在所不惜。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