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窗映出陽光的氣息,我佇立在辦公桌的前面,細細品味這杯屬於早晨的咖啡。望著玻璃窗外的台北街頭,紛爭與忙碌是最合適的詮釋。玻璃窗外是厚厚陰霾籠罩的台北盆地,而玻璃窗內是拖著疲憊倦容的我。茫然與空洞是形容我眼神唯一的直覺。「于葶,妳昨天晚上又睡這裡啦?妳常常這樣身體會弄壞的。」

「舅,我也不想呀!但是您看看桌上那堆了一大疊的資料,您叫我如何放手呢!」

「于葶,我知道妳很努力以赴的為公司打拼,舅很高興妳這麼奉獻心力給公司,但是妳也應該注重一下妳的私人生活吧!舅放妳一天假,妳就好好休息一整天吧!」

看著舅舅邪邪的笑,我知道他心裡一定有鬼。

「舅,您不會又想幫我安排相親了吧!我不幹,您上次也說要放我假,結果倒是把我架到餐廳去相親,我這次學聰明了,我才不上您的當。」

「于葶,妳別這麼固執。妳的母親大人可是天天逼著我幫妳安排相親,她說我再不把事情辦妥,她就不讓妳再來公司上班。妳是我一手栽培的得意門生,我可不能讓妳就這樣離開公司呀!」

「舅,我還是二字頭的年齡,我還年輕呀!別動不動就要把我嫁出去。」

「于葶,妳是二字頭沒錯,但妳可注意一下,妳已經是二十九歲了喔!妳別再自欺欺人囉!女人到了一定年齡總要給自己一個好歸宿。而且結了婚,妳依舊可以在公司上班的。」

聽著舅舅的話,才深覺時間原來流逝地如此快速。五年前,因為舅的引荐我踏入了這家廣告公司,由小小的助理慢慢地走到現在主管的職務,其中的辛苦百感交集,我除了睡眠時間以外,幾乎把所以的日子都當在公司裡。我到底追求些甚麼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忙碌能讓我暫時忘記過往那深深的傷痛。

* *********

「結婚,結婚!難道女人非得結婚不可嗎?為了要結婚跑去相親,嫁給一個妳只知道他家世背景,其他一概不知的男人,這到底有啥意義呢!真搞不懂他們為何如何苦苦相逼。」我嘟著嘴喃喃自語,活像個精神分裂的女人。

打開電腦,我開始勾勒已讓我千頭萬緒的設計圖。「亂了,一點Idea也沒有。」我點掉了製圖軟體,悄悄地打開了網路,開始收著我的E-mail信箱。「總是一堆垃圾信件,咦!這是誰寄來的信。」望著陌生的名字,我斜著腦袋疑惑著。我輕輕地按下滑鼠,緩緩地打開了這封信……

「Dear 筱彤:

今天的台北,天氣溫暖的令人想緊緊擁抱太陽。此刻的我,很想問問遠在日本的妳,今天過得好嗎?每次想寫信給妳,而不爭氣的我總是在鍵盤上猶豫不決的敲打文字後又慢慢地消去。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打了這封信給妳。也許,這也是我給妳的最後一封信了。

在妳離去的那天,我沒有出現在妳的面前。看著妳幸福的挽著他,我沒有了向前的勇氣。而妳默默離去的背影,的確帶著深深的遺憾。這些我都知道,因為就在機場的某個角落中,有我含著淚水的眼眶,目送著遠去的妳!

相信我!我真的不怪妳選擇了他。妳有妳的夢,妳說妳想在日本實現它。妳知道的,我愛妳!所以我希望妳快樂地去追尋妳的夢!

我答應過妳,一邊衷心的祝妳幸福,一邊讓自己走出我們那段過往的感情。現在的我做
到了前者,也努力的嘗試做到後者。明天,是妳和他結婚的日子吧!我真的希望妳永遠
永遠這樣幸福快樂。

宇綸 留」

2

「天呀!我更亂了,這封信保證不是寄給我的。天底下怎麼會有人把這麼重要的一封信
寄錯呢?不行,一定得告知他。」於是,我打了一封退回信,簡單地告訴這個陌生人:
「你,投錯了信箱!」然而,我卻想都想不到,就這樣一封出了錯的信,不知不覺中,
連接了你我這一段相遇的故事。

* **********

我像一隻待宰羔羊般的坐在餐廳內,等待別人宰制。有時,真的有點討厭這樣容易妥協
的我,這樣的個性讓我抵擋不住舅舅的強烈懇求,答應了這場令我極度想窒息的相親。


「這位是林宇承先生,他是畢業於政大某研究所,是于小姐的學長喔!林先生從小生長
於小康家庭,家中成員共有四人。父母親都是公務人員,而林先生還有一位小他八歲現
在就讀於政大某研究所的弟弟。林先生目前正任職於某知名企業……」

耳邊聽著介紹人如背誦課文的介紹詞,眼睛望著男主角尷尬不已的笑容,我的嘴角也揚
起了勉強得不能再勉強的笑容。其實現在我的心,彷彿外頭的傾盆大雨一樣,無助的落
下。

「我們就先離開了,你們倆位年輕人慢慢聊喔!」舅舅和介紹人匆匆的離去,剩下倆個
茫然的陌生人。

「于小姐,我很高興認識妳!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所以有說錯話的地方,妳可要多見
諒了。」他的手不停地拿著手帕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手中的咖啡杯也因為他的顫抖而
不停的搖晃。

這樣老實的男人我第一次看到,三十二歲的男人卻讓人感受到他真實可愛的一面。也因
為如此,讓我有了想進一步認識他的動力,於是我們彼此許諾從朋友做起,而未來的發
展就交給未來吧!

這天晚上,我懷著一份不一樣的心情打開了電腦。信箱傳來「You've got mail」的聲
音。我接收到了那個陌生人的回信:

「真的很抱歉!一封錯誤的信,不知是否給您帶來困擾。我確定E-mail的地址沒有錯,
也許是上天開了我一個大玩笑,居然讓我抄錯了她的E-mail地址。也許,這就是我的命
吧!為我哀悼,不為甚麼,就為了這樣一個苦命至極的我!」

看完了信,我不禁啼笑皆非了起來。但也開始好奇這一位感情豐富卻又怪裡怪氣的人,
以及那一封他給予她最深情的信箋。

於是我不知為何開始不自禁地敲著鍵盤,打下了這一封信給他:

「To一個傷過的男人:

因為錯誤的E-mail地址,巧合的讓我看到了那封信。也就因為這樣的原因,再次深深的
勾起我深埋了好久的故事。

我的他,也是搭著飛機在我的眼前遠去,而當時我手上還戴著他給我的訂婚戒指。上機
前我答應等他,等他學成歸國,不論時間有多長。然而,兩年後我接到了他的喜訊。他
的確結婚了,但是新娘卻已經不再是我了!

那年我大學四年級。過後,我再也接受不了任何的感情,這樣一個讓我信任男人,最後
背叛了我、背叛了這段長達六年的感情。我開始不敢面對自己,但是傷依舊無法狠狠地
抹去。

現在的你,心還會痛嗎?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一個傷過的女人 留」

今天中午,陽光烈的像想燒燬人的火焰。我孤坐在公司下面的餐廳,答應與宇承共進午
餐。然而時間已經過了約定的一個小時了,他的人影依然沒出現,我的肚子倒是咕嚕咕
嚕叫了起來。捧著肚子的我,忽然看到一個身影掠過。

「哈囉!妳是于小姐吧。真的抱歉,我老哥又工作纏身了,現在人走不了,所以他就叫
我來陪妳吃飯。妳就委屈點吧!」

「你是林宇承的弟弟?」我滿臉狐疑的看著他。雖說是兄弟,倆人感覺倒是相差了十萬
八千里。哥哥老實穩重,弟弟卻是吊兒郎當的感覺。

「對呀,你就叫我ALAN。我和我老哥差別很大吧!從小至今大家都這麼對我說,我早就
習慣了。」

就這樣,我認識ALAN。一個小我五歲的小男人。

「ALAN,你老哥的約會卻叫你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我也沒辦法呀!別人的話我可以不聽,但只要我老哥吩咐的事,我可都會盡力完成
的。」

「你們還真有兄弟之情呀!」我舀起盤中的沙拉,不知為何要來這場莫名其妙的約會。


「因為我從小就很佩服我的老哥,他總是在我背後默默支持我、維護我。如果沒有他,
我現在可能已經在外流浪了。」

「你們這麼傳奇呀!」我不經易的嘆了口氣。

「我的大小姐,妳不要一付老氣橫秋的模樣呀!總是板著一張臉。看著妳,我感覺我好
像老了十歲。」

「啥?!你這小孩怎麼這樣說話呀!太沒禮貌了。」我感覺一股怒氣往臉衝了上去。

「妳真是大錯特錯了。第一、我不是小孩,我已經是二十四歲的男人了。第二、我不是
沒禮貌,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第三、我這麼說是為了我老哥,我可不希望我老哥娶了
妳之後就老了十歲。第四、我還沒想出來,但我相信我還有更多正當理由可以反駁
妳。」

「拜託!你老哥有你這樣的弟弟,才會含恨不已呢!」聽到他正面衝擊的言語,我更是
氣的脹紅了臉。

就這樣,一頓亂七八糟的午餐在我和ALAN一來一往的爭論下,劃上慘不忍睹的句點。

* **********

晚上十一點,我依舊靜靜地待在辦公室內。我揉揉倦了的眼,隨手打開了E-mail信箱。


「To 在傷痕中慢慢甦醒的女人:

我想痛會醒吧!所以現在的我每天都很努力讓自己活得快樂。也許臉上的笑容能夠輕易
的浮現,然而心中的我是否真的在笑呢?我找不到答案,或許是我不敢找尋答案吧!

但還是要讓自己快樂,這樣才對得起那些在我們身旁關懷我們、愛我們的人。妳說,不
是嗎?

在傷痕中慢慢甦醒的男人 留」

看著信,我流下了淚。我真的好久沒有快樂過了,真的!我 好想找回那種離我好遠的
快樂感覺。

我用著因為抹去淚痕而濕潤的手,輕點著鍵盤:

「To 努力讓自己快樂的男人:

快樂難嗎?對我來說的確很難。我曾經想放棄快樂的權力,但是望著你的信箋不知為
何,又點燃起想努力找尋快樂的心。加油吧!為自己,也為你的鼓勵。

Porpoise 留」

* ***********

今天我再次答應了宇承的約會,而且是確定ALAN不會出現的情況下。

「我真是服了你們了,第一次見面居然可以吵到翻臉,我不禁開始要由衷佩服你們
了。」

「宇承,你別在糗我了!我可能和ALAN八字真的犯沖。但我答應你,往後我會努力和
ALAN和平相處的。」想想自己那天衝動的言語,的確蠻可笑的。但是不知為何,和ALAN
吵完後,卻有一種解放的感覺,一種說不上來的輕鬆感。

吃完了飯,我匆忙回了公司。

「碰!」一位男子從旁撞了過來。我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抱歉,抱歉!我太急了,走路忘了看前面。咦,不會吧!于葶,怎麼是妳?」

「我在這公司工作呀!ALAN,倒是你來這幹嘛?」

「我是教授推薦來這裡實習的呀!為期三個月。」

聽到這裡我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更不幸地,我的頂頭上司居然要他當我的助理。此
刻,讓我撞牆吧!也許頭還比較不痛呢!

抱著快裂開的頭,我回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我想找一個地方讓我遠離現實的殘酷。
於是我收到了一封熟悉的信……

「To Porpoise:

收到妳的信,我真的很高興。雖然我不認識妳,但是因為我的話,而讓妳有了想快樂的
動力,我真的感到很感動。和妳對話,感覺好像遇到了久違的朋友一樣,讓我願意把心
裡的話都說了出來。這種特別的感覺,也許就像我們那天奇妙的相遇一般,可遇而不可
求的奇緣吧!

Penguin 留」

當我還定神的看著信件時,ALAN已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楞了一下,隨手按
掉信箱。

「ALAN請你注意辦公室禮節,進來先敲一下門。」

ALAN沒有答語,二話不說轉身離去。又敲了敲門後,走了進來。

「于小姐,這樣可以了吧!我確定剛剛進來前,我可是敲的很用力了,但是我不知道妳
是在神遊,還是在專注甚麼,顯然沒有聽到我的敲門聲。先說聲Sorry了。」

「嗯,好了我不追究。你既然來實習,學東西比較重要。」此刻,感覺好想找個的地洞
鑽下去。沒事就劈頭罵人,感覺自己的氣度還比不上眼前的這個學生。

5

可能是補償心態吧!我用盡全力去指導他。不論有甚麼活動,幾乎都想辦法讓他參與其
中。

這天我接了外務的CASE,帶著他在外頭疲於奔走。但是老天倒是沒眷顧我們,下了一場
午后的傾盆大雨。

「天呀!文件都濕了。」我急忙地把文件緊緊的抱住。

「妳別只顧著文件呀!妳看,妳全身都濕了。」

他看了看我。把他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遮蔽在我的頭上。看著雨水濕透他的臉龐,心
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年輕的歲月一樣,感受那份微微的悸動。


「ALAN別遮了,你看你都濕了。」我從心動中甦醒。

「沒關係的。妳看,那邊有遮雨棚,我們去那裡躲雨吧!」

我們一起躲在大大的外套裡,奔跑到雨棚下。雨依舊沒有停的跡象。「呵!」ALAN開始
對著我笑。

「你笑甚麼呀!」我皺著眉頭,用疑惑的眼光看著他。

「沒有呀!只覺得妳都已經被雨淋成這樣了,臉上還是掛著那麼嚴肅的表情。活像個在
雨裡備戰的阿兵哥。妳輕鬆一點!現在都已經這樣了,擔心也沒用呀!何不苦中做樂,
開心點。」

「唉!我也不想每天都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呀!但是……」我忽然找不到理由般的靜默
了。

「但是甚麼?那是藉口。讓自己快樂,我想不難吧!」他說完後,定神地看這我。

我看著他,嘴巴微微的笑開來。好久,真的好久沒有從心裡笑了。這天午后很特別,我
沒有讓自己為工作忙得焦頭爛額。只是很簡單的和ALAN傻傻的待在遮雨蓬下,看著過路
的行人,談著不好笑的笑話。就這樣過了一個下午,但我的心中卻感覺到,好充實。

今夜依舊下著雨。隔著玻璃窗,台北的夜感覺被雨洗得好乾淨。望著桌上的電腦,我不
自主的打開它。

「To Penguin:

曾經感覺夜很討厭,因為夜讓人難以控制情緒,心也特別容易脆弱,深夜對我來說是無
比的難熬。

但是今天看著台北的夜,反而覺得好美。我開始不懂以前的我為什麼要討厭那麼多的事
情。其實仔細想想,許多人事物原來都是那麼的可愛。

今天的我有點心動,那是離我好久的感覺。也許,我該謝謝那個男孩,那個帶著我找尋
到自己的男孩。

Porpoise 留」

* **********

早晨,陽光緩緩的灑落。我走在紅磚道上,心情也像晴空裡的白雲一樣明朗。

「早安,于葶!」背後傳來一聲招呼,朝氣中帶著歡愉。

「ALAN,你今天起得真早呀!」我驚訝的說道。

「當然囉!免得被我的上司說我懶散不認真。」

「ALAN,我哪有那麼嚴格呀!」我不服氣的說。

「嘿,嘿!沒有沒有,我的上司最好了。既溫柔又善良,脾氣更是好的不得了!」

「你少用反諷法了!你心裡在想甚麼,我可都知道。」

6

「真的嗎?那我把心挖出來問問他,妳說的對不對!」

ALAN假裝把心掏出的怪模樣,令我不禁為他的行為而笑的開懷。紅磚道到公司,這一段
小小的距離,也因為我們的歡笑,彷彿熱鬧了起來。

坐在辦公室前,左手握著溫熱的咖啡,右手點下了滑鼠。

「To Porpoise:

原來妳也和我住在同一個城市。台北的夜,燈光總是不會熄滅。每一個窗口投射出來的
光線,彷彿都在訴說每一段不同的故事。

我和妳一樣,我也遇到一個特別的女孩。她不愛笑,所以我喜歡逗她笑。喜歡看到她充
滿笑容的臉,彷彿就像春天裡笑開的百合。

也許,我該謝謝那個女孩,那個讓我想為她做些甚麼的女孩。

Penguin 留」

他的字句總是讓我有溫暖的感覺,一種說不上來的親切感。就這樣,我們每天的書信往
返變成一種習慣,彷彿有任何的心事都想對這位朋友說。漸漸的,讀他的E-mail變成了
一種期待。

* **********

今天晚上天氣微涼,我顛顛倒倒的走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頭。ALAN手忙腳亂的攙扶著我。


「叫妳別喝那麼多,妳就是不聽!」

「我也沒辦法呀!今天是經理的生日,怎麼可以不賞他的臉呢?」

「但妳也要量力而為呀!」

「我現在好的很!你看,我可以一個人走呀!」我甩開ALAN的手臂,沿著紅磚道的方格
走著。「呵!」一邊傻傻的笑著。

「我真受不了妳!」ALAN搖著頭的對我苦笑。

「哇!ALAN你看,今天的夜空好漂亮喔!第一次在台北看到這麼多星星。」我一邊抬著
頭,一邊指著星空。

「我看是妳醉了,眼冒金星吧!」ALAN連頭都不屑抬的看著地上。

「你給我看!」我用雙手狠狠的抓住他的腦袋往上抬。

「哇!真的耶!好多的星星,好美的夜空。」

「我就說吧!」

我們就這樣站在人行道上,望著高高的夜空。ALAN的手輕輕的握住我那還放在他腦袋上
的手。「于葶!」在微醺的夜空下,他第一次吻了我!而我卻不知,這也是他最後一次
吻我。

帶著紛亂不已的心情,我回到了家。來到電腦前,我手指緩緩的按下滑鼠。

「To Penguin:

你還記得初吻的感覺嗎?說真我已經淡忘了。但是我還記得,當時的心會撲通撲通跳的
快速。

今天,我又有了那麼的感覺。但是不知為何,卻又多了一種苦苦的滋味。

親吻與愛,會劃上等號嗎?我真的好疑惑!

Porpoise 留」

7


帶著宿醉,我抱著痛得發麻的腦袋來到了公司。

我眼神呆滯的走在公司的長廊上,這時ALAN正迎面走來,望著他正抱著一大束紅色的玫
瑰花。

「于葶,送妳的。」

「送我的!」我有點吃驚。

「是的。是我老哥特別託我送給你的,他說今天中午公司臨時要開會,你們的約會得暫
時取消了。」

「這樣呀!沒關係的。也幫我跟你哥哥說聲謝謝,謝謝他送的花。」心裡有點惆悵的不
敢抬頭看ALAN。

「于葶,關於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那樣對妳。」ALAN摸著頭,
尷尬的說道。

「昨天?發生甚麼事了。我都記不得了,我昨天差點就醉死,我現在頭還疼得要命
呢!」我裝做若無其事的搖搖頭。

「這樣呀!那就好了。」ALAN傻笑了起來。

其實,我怎麼可能忘記呢!感覺昨天你的溫度還留在我的手上,雖然我現在的心已經漸
漸的冰冷了。但是我知道你的難處,畢竟在你的心中,你也只能把我當作一個你哥哥的
交往對象。

「To Porpoise:

初吻的感覺,如果要深切的回憶,對我來說那是種酸甜的感覺。

最近那種感覺又回來了,但是我跟妳一樣也多了一種苦苦的滋味。突然覺得我們倆個好
有默契,能在不同的環境裡,卻能遇到相同的感覺,這是緣份吧!

現在是深夜三點,我第一次有這麼孤寂的感覺,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原來想愛卻不能愛
是如此的令人無助。

Penguin 留」

看完了Penguin寄來的信,我也和他有了相同的感覺,想愛卻不能愛,的確好無助!

* ***********

五月的天空晴朗無比,很高很藍。

「你們在靠近一點。OK,我拍了!」ALAN俐落的按下快門。

我答應宇承來郊區拍些屬於我們的照片,而我卻不知他也帶了ALAN來,他說ALAN是攝影
社的高手,拍照找他準沒錯。而這也是我們三人第一次的同行。

「鈴!」宇承的手機響起。「OK!我馬上回去處理。」

「真是抱歉!公司臨時出狀況,我得先回去。ALAN你陪于葶逛逛,我先走了!」宇承匆
匆的駛著車離去。

我和ALAN走在充滿香氣的步道上,隨意的聊著天。

「妳覺得我哥哥人如何呢?」ALAN微笑地問著我。

「感覺他很穩重成熟,人老實心地又好。但是卻常常失蹤,可能他太忙了!」我點了點
頭。

這時,我們迎面走來一對情侶。「先生,可以幫我們照張相片嗎?謝謝。」

8

我走到了旁邊,看著ALAN熟練的拿著相機。「OK,我拍囉!」情侶甜蜜的笑著。

「先生小姐,我們也幫你們拍一張吧!」情侶友善的詢問我們。

「不用麻煩你們了!」我搖一搖手。「OK!你們幫我們拍一張吧!謝謝。」ALAN大方將
相機拿給對方。
蔚藍晴空下,我們站在櫻花樹旁,微笑。而這張相片在往後歲月裡,便成了我們唯一的
回憶。

* ***********

今天走了好久好長的路,腳真得好好休息一下。我用浴巾擦拭著頭髮,輕鬆的坐在電腦
前。

「To Penguin:

也許想愛卻不能愛是真的令人無助,但是我相信真正的愛是不需要擁有對方,而是只要
看到對方快樂的笑容,自己就會感到無比的幸福。

加油吧!認真的去過每一天,不僅為你自己,也為那個你愛的人。

Porpoise 留」

* **********

我拿著剛洗好的照片,一張一張的翻閱著。看到最後一張我和ALAN合照的相片,心中有
點百感交集。

「不行,不行!別再想了,我和ALAN是永遠不可能的。ALAN也不可能喜歡一個大他五歲
的女人,而且又是他哥哥相親的對象。醒醒吧!于葶。」我大力的用手掌打著自己的臉
頰,想辦法讓自己頭腦清醒點。

我把和ALAN照的相片抽出,放入抽屜的最底層。就像把回憶放在心中的最底層一樣,不
再想起。

我安靜整理好自己的心靈,悄悄的打開電腦。收到封Penguin的信。

「To Porpoise:

是不是得不到的才覺得珍貴呢?我曾經被愛傷得透徹,總以為我再也不會去認真愛一個
人。然而,現在這個女孩卻讓我不知為何的心動了,但是我不能愛她。我不能的自私為
了自己,而傷害我身旁的親人。

Porpoise妳能告訴我,我該踏入這個迷茫的愛嗎?

Penguin 留」

我按下鍵盤。

「To Penguin:

當我看著與他的合照時,心卻在淌血。我忽然發現,我也和你一樣愛上不該愛的人。但
我選擇放手,膽小的我沒有勇氣去愛。

此刻,真希望老天給我大大的勇氣,那我一定要好好的去愛一場。

Penguin你現在有勇氣嗎?假如有的話,那答應已經出來了。

Porpoise 留」

 

PS:這是上下集,為了這2篇昨天沒睡應該說睡不到3小時,明天在出下篇E-mail情人 2 下回請觀賞  太累了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roync
  • 你又有新題材可以發表啦
    恭喜了
  • 3q~~~~~~~~~~~

    冰川炎熇 於 2009/06/06 07:51 回覆

  • wanlinegg
  • 呼...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喔.
  • 3q~~~~~~~~~~~~~~

    冰川炎熇 於 2009/06/06 17: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