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站在熟悉的公車站牌底下,下著綿綿細雨,記得去年七月十五號是見到她最後一面,我卻不知把握,非要等到幸福遠走了,才知道後悔也來不及。

我不知道這一年我是怎麼過的,我只知道我失去了一切,失去一個很愛我、很崇拜我的女孩……………………………

星期六的早晨,今天我要上班,我是一個平凡的研究所學生,過著平凡的生活、平凡的上班、平凡的準備論文、一切都很平凡,一直到她出現。

我從小就在鄉下長大,思想較保守,不擅長去表達自己的情緒,當我考上政大數學系,離鄉來到台北一個人生活。

那時,我一個朋友也沒有,也有點羞澀,但是,我看了一些書,敞開了心胸,認識了一些好朋友,一直到我考上研究所,我朋友介紹一家比我之前工錢還要多的補習班。我當然毫不考慮的答應了。

記得那時是五月,我輔導要考大學的高中生們。我只有上六、日的班,從早到晚。

有一個女孩她來問我數學問題……………………………

「老師,你有空嗎?」她頭髮不長,但很直,聲音我永遠忘不了,不高,不胖,不瘦,有點辣,但不會太辣,十分可愛,是男孩子們心目中的女孩。

她就這樣進了我生命。無聲無息的、無影無蹤的。

「嗯。」我收起書本,幫她拉開椅子。

「謝謝。」她很有禮貌回應。她指向有問題的題目。

「這一題我解了一下午了。」她說。

「這個,」我拿筆拿紙寫字,「就這樣。」我教導她,教她解題,教她技巧。

她問了十幾題,我才發現,她底子打的不深。

「你底子不深喔?」我問她。她則不好意思的低頭。

「我並不怪你啦!不緊張!」我笑道。

「老師,」她台起頭來看我,「你叫甚麼名字?」眼睛深深的看我。

「要,要幹麻?」我有點被她的問題嚇到,也許北市女孩都比較OPEN吧!?

「只是想知道啊。」她無所謂的聳聳肩。

「我姓謝。」我說,那時我對她還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有點似曾相識的味道和有預感跟她很有緣;那個緣,很圓!

「謝甚麼啊?」她好像非要知道我名字不可!

「昭?。」我寫下我的名。「那你呢?」我發誓我沒特別意思!只是本能反應,當一個人問起專屬於你的問題時,你一定會問她同樣專屬於她的問題。

「手伸出來。」她肯定的說。

「要幹麻?」我問,便把手伸去。她握住我的手,我感到一絲溫暖,一絲幸福和一絲自私。我自私,因為我不敢誠實面對自己的心、忠於自己的愛情和接受命運的安排。

她用0.4的藍原字筆,用輕輕的力道,用專屬她的字體,寫在我手心上。從此後,she stuck in my heart。有一種我還不明暸的東西在我心裡萌生,她的名字輕輕的、淡淡的、淺淺的進駐我的心。

「林-星-辰。」我唸出她的雅名,之後看看她。

她對我微微笑,點點頭說是。

「謝昭甚麼呀?」她看了看我名字又看看我問。

「?,ㄑㄩㄣˊ。」我說。

「好奇怪的字喔!」她笑道。

「你的名字是一朵花啊!」我畫畫星辰的樣子。

「對啊!」她說,之後她臨走前又問我,「你明天會來嗎?」

我點點頭,從此,我和她,開始有了故事;但也開始有了滿山愧對她的回憶,我不知道認識她是好是壞,只知道故事的過程中,我永遠輸。

一早,我就被叫去研究所,早上和下午向上班的地方請個假。

原來教授要我去新竹實習一個禮拜,從明天開始。

晚上,我在補習班附近找家店吃一碗牛肉麵。吃完之後買杯藍山咖啡,為甚麼會買呢?因為我獨特愛它的味道,我這輩子未談過一場戀愛,但我卻知道很多有關愛情的東西,可能是我週遭的朋友們的故事我看太多了。

所以我無法去形容愛一個人的滋味是如何如何或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有哪些,出現在我面前的,只有想念和一點點高興。

我到了補習班,發現她也喝藍山,是巧合嗎?還是意外?

「老師你來啦!等等我喔!我去下廁所!」她走向廁所的地方。

我愛她嗎?不知道?那我在期待甚麼?我好矛盾,也好無聊。

我找了一桌沒又人的小圓桌坐下,放下包包,走向老闆,學生所謂的主任。

「主任,我下禮拜不能來,我有事。」我請了假。主任點點頭,問了我一些有關我現在研究所的相關問題,之後她來了。

她拿著昨天的題本,拿著一支筆。我回坐,不敢直視她,我想我已經愛上她了,只是不敢面對我自己。

教了她幾題,「老師,你讀哪?」她問。

我抓抓眉毛,「政大數學研究所。」

「很難嗎?」她開始轉筆。

「不會啦!天天練習就好了!」我笑笑。

「可是我都把練習的時間花在背社會科上耶!」她說。

「增加數學功力的方法就是,」我看看她,故意不說。

「是甚麼!?說啦!」她想知道。

我輕咳一下,「就是啊,每天搞懂你不會的三題就好了!」

她摸摸脖子,擺出一付很困難的樣子。「怎麼了?」我問。

「沒有啊,對我來說很困難!」她說。

「為甚麼?」我不解,三題有這麼困難嗎?

「因為沒有你,我哪會懂三題!」

她這句話,我呆了五秒,回過神,思考這句話,甚麼意思?也許是我自己自做多情,也許是我自己想太多,也許是我會錯意。可是,太奇怪了!說不定她只是想弄懂數學,說不定她根本不在乎我,嗯!一定是這樣!

「呵呵。」我傻笑,「你還真幽默!」

「真的啦!只有你那套方式我懂!學校教的我一竅不通,所以囉!」她說。

「這樣好了,我手機給你。」

「真的嗎?」她眼睛一亮,高興的轉筆轉到掉,「我撿!」我一看到便彎下腰,低下頭,幫她撿筆,「蹦!」誰知!她也下來撿!害的我們倆撞到頭!

「好痛ㄛ!」她摸摸頭頂。

「還好吧?」我關心問。

「老師你幫我摸摸看有沒有腫起來?」她眼神發出光芒,逼不得我去摸!

「還好沒腫!」我笑笑,手離開。

「好溫暖。」她看著我笑道,感覺週遭的氣份,我們倆好像情侶!不行!老師就是老師!學生就是學生!

老師跟學生之間有一條界線是不可跨過的!即使超線了,也應當立即收回!身為為人師表,跟學生絕不可有那種感情!

可是我越逃避越陷下去,到最後無可自拔、弄得自己一身是傷。

「你的手機勒?」她打醒我。

「ㄛㄛ!」我寫下。

「0958××××××」她唸一遍之後抄下。「是不是有問題都可以打?」她睜大眼睛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

「那沒問題也可以打囉?」她問道。

「可..可以啊。」

「老師你人最好了!」我的心震了幾下。

「你等一下可以載我回家嗎?」她雙手握合,發出一種非要我載她回家的眼神與不載打死都不回家的威脅性。

我已經被她的柔弱攻擊招數,打的全身無力,成了戰俘,愛情本來就是這樣的不是嗎?無條件的付出。

「好啦!」我揮揮手,一付看了欠扁的瀟灑樣子。

「真的嗎?老師你人最好了!」我的心多跳了幾下。

他們放學了,我在樓下等她,我習慣帶兩頂安全帽,為甚麼呢?因為研究所的朋友很少騎機車,都嗎開車,所以就會有人想要我載他。

她踏著輕快柔和帶有點快樂的步伐走向我,背著斜背的背包。

「走吧。」她笑笑。

我拿安全帽給她,上了機車,一切都很安好,只是讓我不習慣的事是,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放在我腰上!

輕輕的。

柔柔的。

暖暖的。

「老師,我們可不可以當一輩子的朋友?」聲音從背後傳出。

「沒問題。」我說,心裡有點失望,只能當朋友。

我突然感到背重重的,溫溫的,熱熱的。

「星辰?」我看看後照鏡,她靜靜的躺在我背上。我知道她有哭,但我不知道為甚麼。

到了她家,「再見。」我說,有一些捨不得。

「嗯,那我上樓囉。」她說,眼中有淚光。

「你怎麼了?」我擔心的問,有點於心不忍。

「沒..沒事,眼睛有沙子。」我知道這是藉口。

她看了看我,便轉身上樓。

這一整個禮拜,她共打來十幾次,當然,不是問數學問題,但是我還是很高興,因為,我不在逃避了,我就是愛她。

我知道這段感情世俗不容,注定會比別人走的辛苦,但我自己選擇就代表我早有心理準備去面對一切,無論多苦我都不在乎,也不會讓自己放棄後悔,因為這是我自己選擇這條路,就算捨棄一切,我也要走下去。

也許我的決定會令許多人瞧不起我,但請原諒我的自私,因為我想面對與終於自己的心、自己的愛情。

我曾抗拒、排斥過這感情的出現,但那只會讓我越陷越深,最後無可自拔。如果終於自己的愛是一種錯,那就錯到底吧。

也許你們會笑我傻,笑我呆;但愛不是就這樣嗎?

過了一個禮拜,他們開始考試。

七月,他們開始瘋了,她考上不是很好的大學。

那天,我接到她的電話。

「老師………」

「怎麼了?」我說。

「我們認識了多久?」

「兩個月多吧。我要去新竹了。」我算了算。

「我有些話想對你說。」她的聲音,沒有往日般的朝氣與活潑的味道。

「有關甚麼?」她該不會要跟我告白吧?不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

「其實…………」我聽見她的窸窣哭泣聲,「我很喜歡你。」她一說完馬上把電話掛下。

我愣在那邊,不知道下一秒該做甚麼,該高興,還是該傷心?因為我即將要去新竹實習一年。

「星辰……她真的喜歡我。」但是她為甚麼又掛電話?為甚麼現在才說?一切一切的問題隨著我眼淚一起出來。

那一天,我哭了一整夜,找不到聯絡她的方法。

第二天一早,10:22。

我聽見電台說,

「接下來是來自台北的星辰想對昭?說:
『我很高興能認識你.
即使你即將要走遠.
或許你只是隨便搪塞搪塞我.
但我還是會當真.
因為我無法去不信任一個曾好過的朋友.
那些日子.
很謝謝有你陪伴.
雖然很短暫.可是已經代表永恆了.
我不會難過.
甚至祝你幸福快樂.
也不會恨你.
甚至原諒你的殘忍理由.
但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是真心把你當朋友看待.
若你不相信.我也沒則.
也許離開你是這段錯誤相遇中正確的抉擇吧.
只是對不起.我不應該忘了你的感受.
真的很對不起.』」

雨打濕我全身,我終於知道絕望這兩個字怎麼寫。也終於體會到,心痛的感覺。

我忘記自從那天起我是怎麼過的,我還記得,每天喝上七、九罐啤酒,努力把自己罐醉。


七月十四號晚上11:57,我接到一通電話,一聽到,我整個人崩潰,電話掉在地上,頭一陣昏暗,跪倒在起伏的情緒上,滿身是傷,我騎上摩托車,五分鐘趕到臺大醫院,用67秒到20××病房,一開門,我不敢看的畫面果真呈現在我眼前。

星辰微弱的躺在病床上,掛著點滴,有著心跳圖。

「星……星……辰………」我慢慢的走向她。

她斜眼看了看我,淚水慢慢流出。我知道我不能哭,我要堅強!

我摸她的臉,憔悴,是誰忍心折磨她?

我摸她的臉,枯萎,是誰忍心糟蹋她?

「老…………師……………」她慢慢的說來出,一字一字,針針刺在我心上。

「甚麼都不要說了。」我強忍著淚水,「就讓我安安靜靜陪你走完這一刻。」

她心領一笑,閉上眼睛,睡去了。

「我聽到你想對我說的話,我了解你對我的感情,但請原諒我的一切,我不能給你幸福,對不起。」我撫摸她那溫柔的秀髮。

我不睡,我不眠,我不困。

我不休,我不息,我不累。

我不想,我不說,我不,我不,我不哭。

七月十五日,凌晨4:57:14,她醒了。

「老師………………我肚子餓……………」

「你想吃甚麼?」我問。我想起第一次親密接觸的劇情,我不想結局跟它一樣!

「都可以,可是我不想你離開我身邊。」她又開始用淚編一串珍珠。

「我很快就回來,你等我!」我說,馬上花86秒的時間到便利商店,又花40秒買個玉飯團,在花72秒到病房外的走廊。

聽到一聲「嗶---------------」一聲,我停在門口,時間停住了,空氣凝結了,一骨寒意直衝我心,有一種很不好的兆頭!護士們趕來,醫生也來了。

5:00:03,一朵美麗的星辰花凋謝了。

握緊手上的玉飯團,淚水衝破堤防,一切都結束了,結束了。

那天早上,我來到滿片是星辰花海的田野,她媽媽像我走來,我安慰安慰,理理黑色西裝,走向淡紫色的木盒。

她還是一樣的安祥、一樣的可愛、一樣的美麗。只是有點不同,她不會說話了,不會看我了。

我半跪下去,看著她的臉,心中滿懷著悲傷。冰冷的淚水劃過我無情的字句。

說那句話,太遲了。當棺板慢慢蓋上,我的心也靜靜的死去了…………………………

我搭上公車,那號可到達她家,我來到她家,來到墓園,線上一束星辰花,並說說我這年在幹麻,一說我很想她,就有很多說不出的傷痛!

我錯失了一個機會。一個幸福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Ling
  • 這是你親身的經歷嗎?

    看了真感傷,也覺得人生無常...
  • 我是聽來的 所以裡面我也加了一些東西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7 18:58 回覆

  • liping57
  • 好悲傷哦....寫得很好呢.....有小小說的味道....
  • 謝謝 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7 22:41 回覆

  • Jamie1980
  • 好淒美的故事喔~ ~ ~

    尤其是相愛的人卻不能相戀
    很感人耶~ ~ ~
    是每個女生都喜歡的故事
    讚~ ~ ~
  • 謝謝 因為這故事是我在醫院聽來的 所以也加上自己的愛情也不是很好所以每一篇故事一小段都是小弟的 還是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7 22:59 回覆

  • forever6471816
  • 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那是多難過的痛
    只要對方過的快樂幸福
    就算只是遠遠的守護
    遠遠看著也甘願
    然而再也無法看著對方,守護對方
    卻是痛不欲生的遺憾!!
  • 謝謝 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8 18:32 回覆

  • 悄悄話
  • germinant324
  • 加油!!
  • 謝謝 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8 11:11 回覆

  • cc1984cc
  • 文筆不錯,看來我又多一個地方可以參觀了^^
  • 謝謝 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8 11:34 回覆

  • milkgogo
  • 這是真人真實的故事?
    看完了 真的很感傷 如果相愛卻不能相處 那真的很受傷 
  • 謝謝 因為這故事是我在醫院聽來的 所以也加上自己的愛情也不是很好所以每一篇故事一小段都是小弟的 還是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冰川炎熇 於 2009/05/28 23:19 回覆

  • happyintime
  • 寫得不錯喔
  • 謝謝 ㄝ希望指教跟批評讓我更進一步
    ps:這小孩還滿可愛

    冰川炎熇 於 2009/05/31 23:31 回覆

  • mikoda
  • 我看了兩次~~(是有點感人和感傷...)
    但是女主角到底是發生哪種病症?或是其它意外?

  • 她的病症 因為我答應他人不說 所以抱歉
    我寫的小說 應該是這篇讓我 有種痛心
    的感覺

    冰川炎熇 於 2009/06/05 22: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