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還是個懵懵懂懂的國中生。 

他不愛唸書,滿腦子想的盡是些逞勇鬥狠的事情。 

沒有人管的了他,在師長眼中,他是個無可救葯的孩子, 

每個人見了他,都只能搖頭嘆息。 

他像把刀,只會帶給周遭的人困擾和傷害,在他心裡, 

惟有如此才能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還記得國三那一年,班上來了新的級任導師, 

而且還是個剛從師範大學畢業的菜鳥老師。 

分到這班放牛班,是她自願的。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她就是憑著這個信念, 

想要將這群被學校所遺忘的學生,帶入正常的軌道中。 


若不實際去計算她的年齡,由外表看,實在是看不出她真正的年齡。 


初入這個班級,她的笑容、她的笑聲,甚至她對待學生的方式, 


和過去的老師有著截然不同的對比。 

很訝異的是,這個人稱放牛班的班級, 

竟在她的教導下,慢慢有了改變。 

這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個死性不改的「小刀」。 


無論她用了任何方法,就是軟化不了他那顆蠻橫無理的牛脾氣。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又到了六月離別的畢業季, 

這群孩子在她的帶領下,有了不同的轉變, 

她很欣慰,而且堅信著,人性本善的理念。 

畢業當天,全班都到齊了,唯獨缺了「小刀」。 

她心想:「這個孩子,真的是令人頭疼」。 


驪歌輕唱,同學們一個個步出校門,三年的國中生活,就此劃下句點。 


當她關上教室大門時,突然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老師!」「小刀!你怎麼在這呢?」 

「我在等妳。」他一身傷痕,滿臉塵土。 

他冷冷的說著: 

「我從不把你當成是我的老師。在我心裡,你是我的女人, 

礙於師生身份,我無法向妳表達我的情感。 

從你踏入這個教室起,你就是屬於我的。」 

「等我長大!我會來接你。」 

「記住我說過的話,等我成人,我會來找屬於我的女人。 

不管你相不相信。」 


話一說完,小刀將自己珍愛的那一把「小刀」交到她手裡,轉身就走。 


她笑著說:「好多年後的事,誰還會記得呢?」 

小刀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也走出屬於他的十五歲。 


五年後,她每天都忙碌在學校和學生的生活間,早就忘了那一年, 


曾有個小男生對她定下的「約定」。 

一個下著大雨的冬夜,一陣急促的電鈴聲在門口響起。 

看看手腕上的錶,時針準確的指在十點的位置上。 

是誰會在這時候來啊? 

她狐疑的開了大門。 

雨太大,她只隱隱約約看見門外站著一個高瘦的男孩。 

「老師!我是小刀。」男孩開口說。 

「小刀?」她一臉疑惑。 

「老師!我答應你的,等我長大,我會回來找你的。」 

「妳不記得了嗎?我是小刀。」男孩焦急的問。 

回憶在她腦海來回的跑著,她終於想起,曾有一個小男生, 

稚氣的對她許了一個約定。 

只是,小男生長大了,有了一張屬於男人的臉孔和身材。 

「你進來吧!雨很大。」 

「老師!不用了。我只是來看看你,馬上要走了。」 


「老師!我明天會再來看你。」話一說完,就見小刀往巷子口走去。 



這一夜,她輾轉難眠。她做了個夢,夢境總是停留在那個空間。 


第二天,一樣的時間,小刀一樣的出現在她門口。 

奇怪的是,一連好幾天雨都不斷的下著。 

這一天,雨下的更大了,小刀再度出現在她面前。 
他像是病了,變的很虛弱,臉色蒼白。 

「小刀,你還好嗎?要不要看醫生?」她關心的問。 


而小刀始終未發一言。只是靜靜的看她。時間像是靜止般的不動。 


末了,小刀終於開口: 


「老師,我該走了。見到妳,我很幸福。至少,答應你的事我做到了。」 



「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語畢,小刀踩著蹣跚的步伐,往巷口走去。 


他的身影也愈來愈小,漸漸消失在滂沱的大雨中。 

這一夜,她一直聽見小刀悠遠的嘆息。 

連續三天,小刀始終沒有出現。雨也不再下了。 

第一次,她發現夜裡的天空竟是出奇的藍。 

耐不住滿腹的疑問,隔天一早,她回到學校, 

找出了小刀那一屆的畢業紀念冊,查詢著他的地址。 

她按著冊上的地址,努力的找著正確的地址。 

太陽很大,好不容易才找著這條狹窄的巷弄。 

刺鼻的魚腥味,令人作嘔。 


一踏入巷口,她突然呆住。她實在不能相信眼睛所見的事實。 


小刀的照片,竟大大的掛在搭好的棚架中。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她在心底大聲的喊著。 

她的淚竟像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的掉了出來。 

他還年輕啊!人生才走了一小段啊。 

突然,一個中年婦人的聲音叫喚著她。 

她回頭看見一個身著黑服的婦人,正緩緩地向她走來。 


「你是小刀的老師吧?」婦人問著。並順手拿了一個小盒子交給她。 


她慢慢訴說著,小刀這五年的改變。 


他為了改變自己,去學作麵包,為的是將來能有個一技之長。 


在他十八歲那年,他毅然決然的選擇提前入伍。 

好不容易二年的時間過去了,再差幾天就要退伍。 


就在他休假回來的途中,一輛滿載砂石的貨車,竟因車速過快, 


失去控制,迎面撞上小刀騎乘的機車。 

在他送醫的途中,他不停的唸著「老師!老師!」。 

而在他車內的置物箱,我看見了這個盒子。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裡頭躺的竟是她的相片,和一條銀白的鍊子。 


而相片背後,寫著他僅留下的一句話。 

「我愛妳,所以我努力長大,做一個守護你的天使。」 

起風了。風中隱隱約約傳來小刀的嘆息:來不及長大。 

愛足以讓一個人改變自己,就為了心中的那個人罷了。

 

創作者介紹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冰川炎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